标签:长沙

又去了一趟医院,居然还是儿童医院

早在2017年暑假就发现我左耳朵有嗡嗡嗡的声音,在学校医务室看了下,说是发炎了,开了点西药给我,但是吃了之后没效果。八月初的时候在我们这的县医院看了下,据说是中耳炎,不过县医院信不过,就又跑去了市医院,总共去了两次,做了CT,做了听力测试,不是中耳炎,是神经性耳鸣,同样开了点药。However,直到现在,左耳朵还是有那么点嗡嗡嗡的声音,我妈担心,我倒是有点无所谓,觉着就是压力太大引起的。昨天晚上就打了请假条回了家,今天去了隔壁长沙的医院。

早上四点多就起床,四点半出发,六点左右到了长沙,按照地图估计,我们自己开车原本只需要五十多分钟,但是今天路上雾太多,可见度很低,所以开得慢。走高速的时候,有好几个路口收费站,我就有点纳闷,为什么要收费呢?群里好友给出的解释是:“大部分基建好像是这样的,如果项目要五十亿完成,政府可能出了一亿,还有四九亿来自银行企业公司等……于是修好之后就开始回收资金,盈利分成”,最近两会在讨论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不取消的话太耗时间了,特别是车子一多起来,就说今天,早上还好,车不多,回来的时候就有点堵了。

我恨黄牛

不过总算是安全到达了,我们还是天真的以为来得早就能挂上号,毕竟湖南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名声也很好,谁知医院大厅一开门,全是提着袋子带着家人冲进去排队挂号的,这场面,犹如两会开幕的时候记者提着设备冲向人民大会堂的情景。网上挂号挂不到,临时挂号也只有下午的号,而我又等不了那么久,我和我爸妈徘徊之中,就有黄牛凑过来:“要号吗?要号吗?各个科室的都有……”,普通号挂号费是17元,这黄牛要收200元手续费,专家号挂号费是300元,这黄牛也要收200元手续费。不到半个小时,我看到了不少于五头黄牛,而医院里的保安感觉形同虚设,就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原以为黄牛就只在电影里面有,倒卖电影票,车票之类的,现在还倒卖医院的号,这是拿着人民百姓的生命开玩笑啊!钱倒不是问题,就是信不过黄牛,最后我们去了湖南省儿童医院。我17岁的儿童,可以吧。

测试有毒

挂了号,吃完早点,坐着等。然后就按照医生的指示去做听力检测。对于这个,我也是无语了。给我戴个耳机,测听力的时候分两只耳朵测,房间外面就是走廊,那些患者家属全在走廊上,你说让我怎么好好测听力?那护士小姐姐问我,听到耳机里的声音了吗?听到了,一会听到了,一会听不到,护士就问我,为什么一下子听得到一下子听不到,我心里就是万马奔腾:你让外面的人再吵吵?

测左耳的时候,右耳的耳机有声音,她偏偏让我只听左耳的,你让我咋控制?臣妾做不到啊!

神经性耳鸣

这诊断结果和去年在市医院做的如出一辙,医生没好气的问,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现在才来,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我认栽。我就是没继续说出来这些话:去年诊断也是神经性耳鸣,也是开了药,结果就这样,你想让我咋?

做听力检测费用是105,医生开的药是5.5元。不过这趟花的最多的还是在高速上缴的费。

乡巴佬进城

第一次来长沙是小学的时候,姑姑带我来世界之窗玩,那时候没怎么逛,印象不深了。这次第二次来,犹如乡巴佬进城。长沙,湖南省省会城市,二线城市;萍乡,穷乡僻壤,不知道几线城市。停车场里自动扫车牌计费的方式都是第一次见,原先还纳闷来着,没人登记,咋计的费用?另外还看到一些小区好多空地上摆满了车子,走到马路上就看到好几个拿着写有“有车位”的牌子的人,在那些开车的人前面转悠,这也算是一种新职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