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西游记

六小龄童,文体两开花

六小龄童——章金莱,人人熟知的老艺术家。86版《西游记》孙悟空的扮演者,他扮演的孙悟空形象妇孺皆知,他自己也因为这部戏,成了老少皆知的著名艺术家。2018年(可能更早之前),他人设崩塌,在b站上成了红人。

我并不是要怎么怎么批判一个人,只想站在客观的角度,说一说六小龄童老艺术家。

毋庸置疑,六小龄童的确是著名老艺术家,他扮演的孙悟空,夸张来说是无人能比。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技术、资金、演员都很缺乏的时候,六小龄童能将孙悟空这个形象演得惟妙惟肖,实属不易,这是我们应该尊敬的方面。再者,他对于传统文化的观点,我也比较赞同。许多改编《西游记》的影视作品,没有按照原著的故事情节去展开改编,脱离了原来的主线。孙悟空与白骨精谈恋爱,叫白骨精“晶晶”,六小龄童无法忍受,我也无法忍受,这也是对文化的践踏,而不是弘扬。

“替身问题”

演员缺乏,使用替身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西游记》的拍摄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就有演员不够这一麻烦,这时候使用替身解决了难题,但六小龄童却对自己的“替身”这样回应:

六小龄童受伤后的一些戏由徐霆雷拍摄,也会做吊威亚、翻跟头等高难度武打特技动作,为此徐霆雷也受伤。但六小龄童却说:“这完全是不实之词,我们剧组有这个人,但他只是在需要人演猴子、小妖怪时上镜。只有在第15集时,他替我不做动作站在那里演过一回。我已经托很多人请他不要再讲自己是我的替身演员,这是艺德的问题,如果他再这样说下去,我要通过法律手段跟他较真了。

自己的戏有替身这是很难为情的事情吗?这是很不光彩的事情吗?使用替身是拍摄电影中经常要用到的,六小龄童却不承认,还要用法律来威胁。这是态度问题,艺德问题。金牌演员也好,群众演员也罢,都是一部戏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猴子问题”

六小龄童曾多次在公众媒体面前谈及这桩美谈。在拍摄《西游记》的时候,化完妆的六小龄童准备下山,一只猴子站在围栏上,看见六小龄童,便举起爪子,向他敬礼,摄影师拍下了这一幕,便有了这照片。但是这张照片的真实性却受到了质疑:第一个就是地点,这张照片的拍摄地点跟他饰演的孙悟空一样多变。开始是张家界,一会儿说的是峨眉山,后来又变成河南。另一点就是这个猴子是否真是野生的猴子?注意看猴子脚下的链子。而六小龄童曾多次说这猴子是野生的。野生的猴子是谁给它带上链子的?


显而易见,这是一只被铁链拴着的猴子,可能经受过训练,学会了敬礼。对于质疑以及六小龄童的回应,我更相信前者。

“拍戏问题”

2017年,导演了《西游记》等多部经典作品的的杨洁女士去世,很多人表示惋惜和哀伤,众多圈内知名人士出席追悼会,“师徒四人”齐聚。怀着沉重的心情参加追悼会,六小龄童却一本正经地宣传他的新电影,声称会以这部美猴王电影,寄托他对杨洁导演的追思。做的有点过了,把别人的追悼会当成自己的新片发布会,人设确实崩塌,道德底线已然消失,看不见他所谓的“艺德”了。

“卖书问题”

我们上栗县这小地方,居然有名人来。应该是三年前吧,六小龄童到过我们这,去了当地两所小学,据说是交流西游文化,场面特别震撼,全校的师生,还有校长,在门口迎接。之后就是拿着根棍子耍一耍,说一说自己拍摄《西游记》的故事,大热天的在操场上,老师和学生坐在台下看你,接着就是重头戏。卖书,再加个签名,两本书加起来不超过200页,三十多元一本,这也是没谁了。

反驳:沙僧在《西游记》中并非可有可无!

我们大家都了解过四大名著之一《西游记》,书中出现的各个人物,凡人也好,妖怪也好,作者吴承恩老先生安排其出现在书中必定有他的用意,而这人物必然在书中会起到或多或少的作用。

今天一堂语文课,由探讨小说人物形象谈及《西游记》中唐僧师徒五人。同班男同学黎某与女同学张某相继表达自己的观点,都表明自己对三师弟沙悟净的看法,直接了当承认其憨厚老实、忠诚的特点,然而另一男同学黄某站起身欲表达自己观点,首先大言不惭地说:“我想要先讽刺下黎某和张某。”其他同学议论纷纷,他继续表达自己的看法:“我最讨厌的是沙僧。他是整个队伍中最没用的人。首先,他坚守自己的中庸之道,坚守自己的做法;孙悟空与猪八戒吵架,他并没有上去劝架或是表达自己的想法;孙悟空和猪八戒都有自己对生活的追求,沙僧没有,他只是麻木地跟着队伍走,毫无主见;且原著中是猪八戒一直挑着担,是沙僧牵着马走在前头,但马是龙马,会要他牵吗?沙僧这个人物,在书中是可有可无的!”

如此大言不惭的话,想必吴承恩老先生听见,也会气得吐血。针对黄某所说,我觉得,很多地方是经不起推敲的。首先,沙僧并非无用之人,他若无用,为何观世音会来流沙河点化他,令他在此等候唐僧,保护其前往西天取经?他若无用,唐僧怎会认他做徒儿,亲切叫一声“悟净”?孙悟空和猪八戒又怎会认他为三师弟?其次,中庸之道在现在看来是保守,妥协的思想,是应该被摒弃,但是在作者所处的时代,既然还存在着中庸之道,必然有它实用的一面,不然为何沙僧会坚守呢?的确,孙悟空和猪八戒都有自己的追求,孙悟空是石头里蹦出的猴子,猪八戒是天上的天蓬元帅,更何况沙僧曾是天上的卷帘大将,堂堂一个神仙,怎会没有追求?凡人都有追求,一个心甘情愿保护唐僧向西取经之人不会没有追求;尽管原著中是猪八戒一直挑着担,沙僧牵马,尽管与我们原本的想法不一,但是他也尽了自己的职,忠了自己的本分,也被如来封为金身罗汉;最后,沙僧绝不是可有可无,同学何某也说,黄某这观点实在太恶心。我认为,这样一个判断不仅是对沙僧的不尊重,更是对《西游记》本书及其作者吴承恩的不尊重与否认。

每一个人物一经作者的刻画,必然会有他or她在书中的作用,无论大小,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应全盘否定,更不应针对某个角色。另外黄某也应做到为人最起码的尊重他人,尊重他人的观点,不应轻易用“讽刺”二字批判别人。

(以上为本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