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行千里母担忧

看了一期《奇葩说》,深有感触,这一期的辩题是:
“生活在外地,过得开不开心要不要和父母说?”

不从辩论的角度,从为人子女的角度说一说。尽管我没有在外地学习或生活的经历,但就我而言,与父母分享自己的事情,开心的也好,烦心的也罢,都是很有必要的。

继续阅读儿行千里母担忧

我谈品牌货

在杂志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

奢侈品是给穷人用的,富人用的不叫奢侈品,而是日用品。

在理吗?我觉得有理。富人用惯了贵的东西,再贵点也无所谓了,而穷人不一样,他们攒半年甚至一年的工资才买得起的东西,那不叫奢侈品叫啥?

我可以这么说吧,我在上初一之前,对品牌货、杂牌货没有任何概念。小时候没用过什么电子产品,唯一的一块电子手表都是我妈在街头两元店买的,蓝色的,用的还挺久。而买衣服买鞋子,那时候(10年前)哪有现在这么多的品牌童装,况且我爸妈那时候工资也不高。仅仅只是我妈指着这件那件衣服问我,喜欢不?喜欢。穿着舒服不?舒服。差不多就买了。六年级的时候,休国庆节,在我姑姑家住了几天,穿回了一双我哥新买没穿多久就穿不下的鞋子回来了,穿了大半年我才知道那是一双几百块的特步运动鞋。

继续阅读我谈品牌货

打个寒假工,认识下社会

寒假前,班主任即语文老师布置了十项寒假作业,其中第十条是:

“在寒假里面通过自己的双手,去赚取50块钱”

原以为是教育我们找工作的不容易,实际上也教育我们工作的不容易。姑姑家一家开了近四年的餐馆,每到过年前店里就会爆满,原本是营业到凌晨两点,但是往往到三点多还有人在喝酒聊天。

在外吃饭别急

2.1和2.2晚上我便去姑姑店里帮忙,也没有问有没有“匚资”。第一次干这个,完全不知道要做什么,干巴巴地站着发愣,姑姑就让我守着吧台,随时看餐桌上是否有人需要。这倒是更为轻松,但是也很累,面对来来往往的顾客,要十分地细心,不能有所疏忽。

大概是从晚上十点左右一直坐到了第二天凌晨两点多。顾客走了一波又来一波。一楼的八张桌子坐满之后,陆陆续续还有人到二楼的包厢,那天晚上有好几桌的人喝完酒吃完东西之后仍然一直坐在那里,光说话,而且已经买完了单,后面来的顾客看到没有空桌子,都走了;也有人对服务不太满意,上菜慢,上错菜,上少菜,但是将心比心想一想,人那么多,又那么吵,好好招待你已经是很好了,你只看到店主风风光光收钱,却没看到店里上上下下所有员工辛辛苦苦忙碌。我以前和同学出去聚会,也有几次吃完了东西还坐在一起打游戏聊天,有时候也嫌服务不好,上菜慢,但是自从这次之后,我也不会再有这种想法了。

第一天,到次日凌晨两点多回家,洗完澡睡觉已经是三点半了。第二天晚上同样如此。

少点外卖

第二天因为店里少了我哥,我就成了端菜的服务员。一直以为端端菜很轻松,没想到更麻烦。上错菜是经常有的事,上少了菜也会被顾客吐槽,厨房里三个厨子,菜单子一张接着一张,炒错了菜也经常发生,端菜的人就更无奈了。我姑父在厨房掌勺,经常看到他很烦恼,菜炒错,菜端错。

站在厨房,看他们炒菜,同时也关注了下厨房的环境,不忍直视。冬天主打菜,铜炉炭烧火锅,装完盆之后是要将炭火夹到炉子中央,从脚下夹起,那些灰尘直接飞过去,有的飞到旁边的炒锅,飞到准备炒的菜上;有一个厨子,我是直接看到他用锅铲舀汤,对着铲子直接试味道,另外时不时用手拿几块肉往嘴里塞。

各平台的外卖小哥也不断进店,田螺,炒粉,鸭掌,凤爪,单子多了,就大锅大锅炒,看着里面的调料都没融,估计味道也不是很好。少吃外卖,你永远不会知道,餐馆里炒出来的菜是不是“二手”的,也不知道原材料是否干净新鲜,一切都是未知数,我姑姑店里贴着个卫生质量检验等级,一个C字,即差。

工作不容易,所有的工作都不轻松,无论是坐在空调房,还是在小餐馆,工作都一样的忙,一样的不容易。干了两个晚上,没有找姑姑要工钱,拿不拿都无所谓,虽说是寒假赚钱,其实就是一次社会实践,以后总会要面对的。

博客是个充满生活气息的地方

很早之前就想写这篇文章了,但是当时有想法的时候我在厕所蹲坑,就只在手机便签上记录了题目,大家别笑话我。

我们每个人经历的生活,是我与你,你与他的生活,是感受四季变迁,时光流逝的生活。科技日益发展,让我们得以在微信朋友圈、微博等平台上记录生活、分享生活,而我们的个人博客,也是一个充满生活气息的地方。

我曾看到有人对我的质疑:真不明白在博客上记录生活有什么意义。其实,我们在记录时,就已经有了意义。因为你发现你的生活值得记录,有东西可以记录,若生活浑浑噩噩,自然无意义可言。记录,也是为了以后更好地回忆,我时不时翻翻一年前的文章,觉得挺有意思的。

不论是技术博客还是学习博客,都可以发现生活的气息。

不要以为明月登楼大叔仅仅是个服务器运维大佬,他也是个爱养鱼,爱种花的老百姓。在他博客里,时不时会更新他的养鱼种花心得;懿古今大叔兼顾懿古今博客boke112导航,在网络与工作的繁忙交替中,也能看到他对生活的记录,带家人饭后散步,带家人外出游玩……更是以一个广西南宁人的身份向来自五湖四海的我们介绍了美丽的“绿城”南宁;镜缘轩,多么有诗意的名字,博主前眼科医院视光部主任,他记录日常工作中疑难视光问题的验光方法,分享有意思的书籍和软件,共同探讨生活中遇到的方方面面,充满生活的味道,比如说他女儿写的作文,他与女儿之间的小故事,光从文字就可以想象到相处融洽的一家人……因为博客的存在,我们记录生活,记录自己生活的同时,也在欣赏别人的生活。我记录自己的学习生活,乐意无穷。

不知各位发现没有,你写博客记录生活,同时欣赏别人的生活,自己也处于一种慢慢地提升之中。这同样是记录生活的意义之一。多年以后,翻翻归档,看看以前的文章,原来那时候的生活是这样的。

我喜欢这种状态,有感而发的状态。有的人用摄影拍照记录生活,有人用声音记录生活,而我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中的一切,用文字记录我的想法与成长,虽然没有多大作用,但始终是自己的一份记忆。

所以说,文字是神奇的东西,连词成句,连句成篇,记录下我们的生活,博客同样是个神奇的东西,我们记录下自己的生活,也能看到别人的生活。博客,充满生活气息的地方。

动起笔来,敲起键盘来,一起记录自己的生活吧。

我不合群,我要改吗?

我不合群,我要改吗?这是2018年第五季《奇葩说》总决赛辩题。正好班上在看这一期,看到这个辩题,我忽然感觉我也不合群。我先不回答要不要改这个选择题,我想先讲讲我自己。可能算半个不合群的人吧,我喜欢待在我自己的小圈子里,我也喜欢和别人融在一起。我想融进去的圈子是我感兴趣的圈子,没有共同话题的人我也不会浪费口水。这是我对我自己的看法。

我觉得不合群也挺好的。你有你自己的个性,有自己的爱好,何必要与别人一样呢?《奇葩说》里还有过这样一个辩题:奇葩村里的井水被污染了,其他人喝了水,变傻了,这时候只有你一个人知道真相,你应不应该喝这个被污染的水?同样的道理,你喝了,和他们一样了,合群了,那么你们眼里没有不同了;不喝,保持自我,坚守自我,因为世界需要共性的同时,也支持个性的存在。如果我的朋友不合群,我也不会建议他去改变,我认为这样不是帮他而是害他。这个世界需要个性,这个世界需要五彩缤纷,而不是只有黑白当道。

节目里有句话说得很有诗意,一个人也是一个群。假如一个微信群里有三个人,你踢掉一个,再踢掉一个,剩下你自己,这群不会解散,因为一个人也是一个群。一个人的小角落不应该被世界遗弃,它也是世界的组成部分之一,虽然小,但是不能被忽视。

我不会为了我的不合群而去改变我自己,即使别人要求。因为我的个性,我的独特是我决定的,即使不能鹤立鸡群,也要有所不同。我赞同《奇葩说》里的观点,不合群不代表你不与别人交往,不与别人交流。我不合群,是因为遇到的是没有共同语言的人,遇到志同道合的人,当然会放下我不合群的那一面,积极地融入这个圈子。

俄罗斯方块这个游戏告诉我们,你改变自己了,你合群了,那你就消失了。我们没有必要为了合群而去改变我们自己,每个人都可以做一座孤岛,因为这是一种自由。鸡犬相闻,但是可以老死不相往来。

我上高中以来,还没有遇到合群的同学,真正合群的是初中那一大帮粗老爷们。与他们聊天,打游戏,看电影,吃夜宵,才感觉到真正的合群,真正的有乐趣。“我不合群,我要改吗?”在这场辩论的最后颜如晶举了一个例子,提到了美洲野牛。美洲野牛是群居动物,移居时总是跟在同伴身后,因为生怕走丢所以盯紧了前面一头牛的屁股,沿途的风景对它而言并不重要。或许它相信,与同伴一起抵达的地方会有更美丽的风景在等着自己。

合群的人,会找到与他合群的人;不合群的人,同样也会找到和他一样不合群的人。我只想说,不合群,不代表他想孤立自己,不代表他与世隔绝,他也需要圈子,只不过这个圈子不容易找到。

合群也好,不合群也罢,都是自己的选择。你问我,我会不会改?我坚定地告诉你,我做自己。

母亲做的酸枣糕

图片来源于网络…

母亲又在做过年吃的酸枣糕,我开玩笑地对她说:“你在淘宝开个店,然后批量生产酸枣糕,我负责销售。肯定远销海内外!”母亲白了我一眼,自己家里人吃一吃,哪有那功夫卖给别人。

说实在的,母亲做的酸枣糕,手艺不输别人。每年十一月底做的几斤酸枣糕,只够我们吃到年初,接着就得再等十个月再做新的。辣中带甜,甜中有辣,是我对酸枣糕的深刻印象。

我曾目睹过母亲制作酸枣糕的全过程,从采购到制作。原料是酸枣,家附近原先有一棵长得挺高的酸枣树,每年到了成熟的季节,树上就会有大个的成熟的酸枣掉下来,小孩子们便跑到树下,将捡到的酸枣往衣服里塞,更有大人拿着竹竿敲酸枣,招呼自家孩子在树下捡。但是近几年树下被人倒满了垃圾,苍蝇横飞,很少有人进去捡酸枣了。我跟着母亲来到一条古色古香的老街,这条街上铺的还是带青绿色的石砖,两旁的屋舍、店铺盖着青瓦,门还是那种可拆卸的折叠式的木门,时常看到老人从这边去那边串门。母亲说这条街上的酸枣质量很好,当地人自己在酸枣树下捡的,颗颗泛黄,又大又软。

母亲是个十分注重细节的人。买完酸枣回来,她一颗一颗看过去,将快要腐烂的、不合格的挑出来,剩下的一颗一颗放到水里清洗。将酸枣分几次放到高压锅内大火高压蒸熟。待到蒸熟时,厨房里弥漫的是酸枣的味道,又酸又香,让人不禁咽口水。在雾气缭绕中,母亲将蒸熟的酸枣趁热倒进一个大盆子里,用炒菜的铲子、空啤酒瓶的底部去挤压,让里面的酸枣皮与果肉完全融合在一起,再用小勺子将里面的酸枣核挑出来。已经准备好的熟红薯与已经去核的酸枣泥混合在一起,倒入辣椒粉、白砂糖,不停地搅拌,再搅拌。我记得这时候我最喜欢做的就是拿一个小勺子,母亲一边做,我一边挖着酸枣泥吃,那个时候的味道,甚至比已经做好的还要美味,软软的,又甜又辣。从嘴巴里拿出来勺子又放进盆里,吃够了又围着母亲跑来跑去,现在想想,曾经吃的酸枣糕,有我们的口水和脚下的细细灰尘。

每一块酸枣糕都是长方体状的,体积和一个铁皮文具盒差不多。放在太阳底下自然晒干,装进袋子密封起来。待至年末再拿出来,上面的紫苏粉已经覆盖,扑鼻而来的是它的清香。切成长条状,放入果盆,外表是覆盖了紫苏粉的灰褐色,里面是辣椒粉与酸枣泥的棕红色。

辣中有甜,甜中有辣,虽甜但是不腻。母亲做的酸枣糕,虽没有商店里出售的那样美观,但是其中有母亲的汗水,有童年的回忆,有家的味道。

初中同学说我是一个念旧的人

初中同学说我是一个念旧的人。

我仔细想了很久,也觉得有道理。的确,我是一个念旧的人。我QQ空间里存了不少照片,从小学三年级一直到现在高二,许多照片都还保存着,有老师和同学拍的,学校的活动;同学之间的聚会等等。这些属于自己这十多年来的回忆,有苦有乐,有哭有笑,设置为仅自己可见,属于我的回忆。

以前写的作文、日记,大部分都保留了下来,翻一翻,看着这些稚嫩的文字,仿佛回到了过去;有时候也会翻一翻小学同学录,尤其是许多男生给我写留言,内容都是:早生贵子。 :cry: 可惜的是我小学初中几十张奖状没有好好保存下来,要不是被老鼠咬坏了,要不就是潮湿腐烂了,以前领奖时的得意样现在还记得。

其实我也比较珍视以前的同学。不过由于小学同学联系不多,初中没在一所学校,有的读完初中就去干别的事了,关系也渐渐疏远了。尽管现在已经高二,但是关系最好的还是以前初中的同班同学。初中毕业两年多了,旧日的同学,感情像酒一般,越陈越香。我个人比较珍惜和同学相处的时候。每次聚会,聚餐都会偷偷拍几张照,有时候将照片做成了卡贴,或者洗了出来。以后遇到的朋友会不少,但是值得永远回忆的却不多。

我想记住以前经历过的,我想回忆以前的人和事,这大概就是我在博客上记录生活的原因吧。

淡:过淡淡的生活,做低调的人

淡,何为淡?一水傍二火,便是淡。水火本是不相容的物质,却能互相依傍,组成淡字,这是自然相处,和谐相处的结果,也是平淡生活的结果。

很多人的一生都在为财、名、利而追逐,忽视了静下心来的平淡生活。他们其实也很怀念那种平淡无奇,的普通生活。一个人吃久了味道重的菜,再想想清淡的汤,清淡的蔬菜,心生许多回味。一个人,生病时,在病房里,望着疲惫的自己,望着病房里,病房外的一切,嘴里怀念的,应该是父母精心熬的白米粥,不加太多佐料,保留最初的淡即可。

淡,不仅表现在生活过得如何,更体现于朋友交往中。

君子之交淡如水。我向往的真心朋友,是看淡了一切尘杂的,能不计较发生的闲杂琐事,对自己,对对方都保持一种真性,不用像武侠小说中写的结为异姓兄弟,饮血结盟,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毫无必要。君子之交之所以淡如水,是因为他们之间是最真的朋友,他们做的是最真的事,讲最真的话。

淡,在我看来,还有另一种意思:低调为人,低调行事,低调处世,不与他人争名夺利。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便是淡。低调自有低调的好处,高调得太显眼自然会引来不少麻烦。一个人的存在感不是你高调地做事,做人就能体现的,反之,你低调地做好自己的事,尽好本职,别人自然而然会看到你的努力,会了解你,熟悉你。

淡的生活,追求与人和谐共处,与世和谐共存,在淡中寻到生活的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