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生活

你的生活如何,来看看我的生活

打个寒假工,认识下社会

寒假前,班主任即语文老师布置了十项寒假作业,其中第十条是:

“在寒假里面通过自己的双手,去赚取50块钱”

原以为是教育我们找工作的不容易,实际上也教育我们工作的不容易。姑姑家一家开了近四年的餐馆,每到过年前店里就会爆满,原本是营业到凌晨两点,但是往往到三点多还有人在喝酒聊天。

在外吃饭别急

2.1和2.2晚上我便去姑姑店里帮忙,也没有问有没有“匚资”。第一次干这个,完全不知道要做什么,干巴巴地站着发愣,姑姑就让我守着吧台,随时看餐桌上是否有人需要。这倒是更为轻松,但是也很累,面对来来往往的顾客,要十分地细心,不能有所疏忽。

大概是从晚上十点左右一直坐到了第二天凌晨两点多。顾客走了一波又来一波。一楼的八张桌子坐满之后,陆陆续续还有人到二楼的包厢,那天晚上有好几桌的人喝完酒吃完东西之后仍然一直坐在那里,光说话,而且已经买完了单,后面来的顾客看到没有空桌子,都走了;也有人对服务不太满意,上菜慢,上错菜,上少菜,但是将心比心想一想,人那么多,又那么吵,好好招待你已经是很好了,你只看到店主风风光光收钱,却没看到店里上上下下所有员工辛辛苦苦忙碌。我以前和同学出去聚会,也有几次吃完了东西还坐在一起打游戏聊天,有时候也嫌服务不好,上菜慢,但是自从这次之后,我也不会再有这种想法了。

第一天,到次日凌晨两点多回家,洗完澡睡觉已经是三点半了。第二天晚上同样如此。

少点外卖

第二天因为店里少了我哥,我就成了端菜的服务员。一直以为端端菜很轻松,没想到更麻烦。上错菜是经常有的事,上少了菜也会被顾客吐槽,厨房里三个厨子,菜单子一张接着一张,炒错了菜也经常发生,端菜的人就更无奈了。我姑父在厨房掌勺,经常看到他很烦恼,菜炒错,菜端错。

站在厨房,看他们炒菜,同时也关注了下厨房的环境,不忍直视。冬天主打菜,铜炉炭烧火锅,装完盆之后是要将炭火夹到炉子中央,从脚下夹起,那些灰尘直接飞过去,有的飞到旁边的炒锅,飞到准备炒的菜上;有一个厨子,我是直接看到他用锅铲舀汤,对着铲子直接试味道,另外时不时用手拿几块肉往嘴里塞。

各平台的外卖小哥也不断进店,田螺,炒粉,鸭掌,凤爪,单子多了,就大锅大锅炒,看着里面的调料都没融,估计味道也不是很好。少吃外卖,你永远不会知道,餐馆里炒出来的菜是不是“二手”的,也不知道原材料是否干净新鲜,一切都是未知数,我姑姑店里贴着个卫生质量检验等级,一个C字,即差。

工作不容易,所有的工作都不轻松,无论是坐在空调房,还是在小餐馆,工作都一样的忙,一样的不容易。干了两个晚上,没有找姑姑要工钱,拿不拿都无所谓,虽说是寒假赚钱,其实就是一次社会实践,以后总会要面对的。

关于“死”的一些思考

最近在学校听到附近有办丧事的声音,白天传过来的声音很熟悉,确实是有人家在办丧事。临近年关,马上就是农历新年的到来,在这个原本团团圆圆的喜庆时刻,家里突然遭遇这样的变故,年还会怎么过呢?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解到这样的事情了,不止一次看见临近除夕,仍有人离我们远去,留给亲人以无尽的悲伤。也曾看到过比较“幸运”的,过完年,与家人团团圆圆之后不久,在春节里离去的。别人家里还洋溢着新年的喜气氛围,而他们家早已用白绸取代了红灯笼,我奶奶了解之后,感慨道:也挺好的,起码让他过完了年。

团圆之际,喜庆之时,却遭遇如此不幸,不禁让人咋舌。前些天在网上买的《北野武的小酒馆》到了,看了第一节,讲的是生死的关系。“人死了只意味着不复存在,既没有什么天堂,也没有什么地狱,死人会简单地消失在活人的记忆中。”

我的外公,是在我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去世的。听母亲说,当天晚上外公在鞭炮厂做事,不小心引爆了旁边的火药,虽然人送到了医院,但是没有挺过来。我那时候对死没有任何概念。在灵堂上,我姑婆(外公的妹妹)问我,你知道外公去哪儿了吗?我摇摇头,其实他就躺在我旁边的寿材里。以后再去外婆家,只在外婆房里看见挂在墙上的外公的照片。

真正让我觉得死的存在和死的概念,是我家一个邻居的离去。前一天晚上,他去他家里的菜地,第二天一早,家附近就围了许多人,声音很大,只看到几个中年男子扛着一个人出来。昨天还是活生生的五六十岁的老人,今天却成了白布下的没有气息的人。当时我便觉得不可思议,同时也感到可怕,平常如此善良和蔼的一个老人,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去世时没人发现。

一个随着自然规律而老去最终离去的人,与突发意外而离去的相比,后者给亲人带来的痛苦是难以想象的。一声不吭,毫无预兆,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不经意间就离人而去。

有时候躺在床上,我会想,如果我死了会怎么样。会不会立刻投胎转世,会不会有灵魂出现。死,关于人的死,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我能唯一确定的是我畏惧死亡,我渴望活着。因为我牵挂着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我的亲人和朋友也牵挂着我。

咱们中国崇尚“落叶归根”,乡下人更是特别注重丧事的筹办。听到班主任说过这样一件事,她们村那边有户人家办丧事,去世的是家里的一个老人,班主任的丈夫去他家祭拜,回来之后说,那里的人太迂腐了,居然不火化。我当时听到之后,和班主任是同样的反应,这怎么是迂腐呢?中国人重视入土为安,土是人最后的归宿,这种传统观念扎根中国这么久,土葬是很正常的。但是最后还是火化了,就因为那个去世的人,是村长,是党员,服从国家进行火葬。(《中国为什么强制推行火葬?》)

我并不是很赞同北野武说的:

死人会非常简单地消失于活人的记忆中。

我外公是先于我姥姥去世的,当然我姥姥目前还健在。她听到自己的儿子的噩耗时,心里会有怎样复杂的情感?丧事办完后,姥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依然如此,和外公去世前的神态、心情、行为完全不同。经常一个人坐在门口,望着外面,总想着自己的儿子会从远方回来……一个人若在生前是你牵挂的人、爱的人,在她/他去世后,你对她/他的牵挂与思念只会增多不会减少,这是中国人几千年来形成的民族性格。每年到了春节,逝者的生日,清明时节,都会准备好酒好菜,亲自去坟前祭扫,七月十五中元节,更是寄托对逝者的怀念。以前小时候,嫌山上太远,每次到清明等时刻,父亲和爷爷要我一起去山上祭扫,我都不情愿,因此经常遭到父亲的训斥,现在想想,可能是这个原因吧。

逝者已去,生者还在。既然他来过,他经历过,与我们有过交集,就应该活在我们的记忆里。生时,我们互相关心怀念;逝后,我们更加怀念。

相比北方,我更喜欢南方的冬天

我没有去过北方,不知道那里的冬天是什么样子的。只是有一个在北方读大学的朋友告诉我,北方的暖气供应很好,冬天在寝室,穿一条五分裤便足够了。不过相比这样,我更喜欢南方的冬天

怎么说呢?毕竟南方靠近太平洋,冬天尽管是干燥的,但也是多雨的。我喜欢在冬天里看淅淅沥沥的小雨,隐隐约约之中,就有点像小雪花的感觉。冬天的雨,不像夏天那样来得猛烈,去得也快,冬天的雨像一个不胜娇羞的少女,总是在人们不经意间展露她的容颜,又迟迟不会离去,似乎对南方的冬天也有留恋。

南方的雪,对于土生土长的南方人来说,是“活久见”的新奇玩意。可能北方初春都还在飘着鹅毛大雪,而南方早已见枝头嫩芽。见雪见的少的人,定会对雪有特殊的感情,有特殊的盼望,而北方人对下雪应该已是司空见惯的了吧,自然而然便觉得没有那么的新鲜。人总要对某些东西充满期望,也要对某些事充满好奇。生为南方人,自然会对下雪充满期望与好奇,自然也会更喜欢南方的冬天。

冬天最暖和的地方是哪里?北方人可能会说,在有暖气的屋子里,而南方人则会说,是在被窝里。厚厚的被子,再盖上厚厚的毯子,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哈一口气都不容易跑掉,谁会说不暖和呢?不过,正因为这样,我们南方人一到冬天就养成了赖床的毛病,不敢掀起被子,不敢穿上冰冷的衣服,不敢出门面对刺骨的寒风。在童年,冬天的时候经常被母亲掀开被子,将衣服扔到床上,这时候,不想起床也得起,不想穿衣也得穿。

生为南方人,始终对南方有亲切感,有依赖感。冬天,仅仅是一部分。

童年时做过的傻事与游戏(二)

上篇文章只提到两个游戏——“抓人”和“mā jiō jī”,这两天又回忆了下童年,发现玩的游戏着实不多。捉迷藏玩的不少,不过还是太乏味,在四层高的教学楼里躲,躲得不容易,捉的人更不容易。还有常见的“123木头人”,这个在我小时候玩的不是很多。

以前学校小卖部经常卖一些游戏卡片,有银行卡那么大,没记错的话是五毛钱一包,每包里面有五张卡片,花花绿绿的,大多数是《赛尔号》、《洛克王国》里的游戏人物。小学时期,一天的零花钱也就一块钱,有时候禁不住零食诱惑,一个上午就用掉了,省着点的时候,上午五毛,下午五毛。看着那些零花钱十几块一天的土豪,望尘莫及。我也曾狂热地收集那些卡片,零食都没吃,天天拿一块钱买两包,主要是用来与同学PK。

找一块小平地,各自放一张卡片在台阶上,露出一部分,用手拍出去,最远的人获胜,而其他卡片就归获胜者。每个人裤兜里都是装满了卡片,新的旧的都有,玩几盘下来,双手都是黑的,脸上总是笑嘻嘻的,玩得不亦乐乎。可能当时好胜心强,不忍心看我口袋里的卡片越来越少,就在家里搞了个小把戏。把三四张卡片用胶布粘在一起,增加它的重量,果然之后每次都拍得特别远,但最后被同学发现了,我也就不好意思再玩了。好像一直到小学五年级,我几百张卡片全被我妈扔掉了,我也没有感到伤心。

动画片真的是太诡异了。《火力少年王》之类的动画片,看了之后萌发一股“悠悠球热”(溜溜球?),我也不例外地参与其中。省吃俭用买了好几个悠悠球,还在电视上学那些特别牛逼的招式,也幻想着玩悠悠球能召唤出所谓的精灵来,可惜动画就是动画,骗起小孩子来不眨眼,招式没学会几个,精灵没召唤出来,还花了这么多钱。

从家去学校的这段路上,有个地方旁边搞建筑,囤积了许多细沙。每天傍晚放学,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和几个同学到这沙地上玩沙子,玩累了就坐在旁边做作业。总有那么一种感觉,回家之前把作业做完就没有负担和心理压力了,几乎每次到这玩,都会把作业做完再回家,当时也是够蠢的。不过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做作业,不做完我就不会去吃饭,没人强迫我,可能是自己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吧。

我很庆幸,小学时期没有受电子产品的太大影响。我2002年出生,到四五岁那会,也就是2006年左右,我爸妈都还没有手机,我妈那时候没工作,我爸工作地也不远,因此有没有手机都无所谓。小学三四年级,我妈用的是一部3G手机,按键带手写笔,有照相录音等功能,也有那经典的手机QQ。我爸用的是一部黑色的诺基亚按键手机,我经常拿着它拨打电视上那些广告电话。这个时候,我都还没见过智能手机,更别说用了。我小叔房里有一台笨重的忘记什么牌子的台式电脑,据说是我小叔威胁我爷爷,不买就不吃饭,最后给他买了这电脑。对于这电脑,我使用的不多,记得最清楚的是我爷爷用这电脑查liu合彩,还把一些资料打印出来(前两年他买liu合彩中了几千块,自己买了台联想平板,平时看看视频,新闻,看看liu合彩,最近还学会了逛淘宝)。我的QQ号是我小叔在2010年帮我注册的,一个九位号,一直用到现在。第一个网名也是小叔给我取的,叫“小酷”,后来没几天,我不知廉耻地改为了“大帅哥”……曾经风靡一时的抢车位、好友买卖等游戏,现在也就QQ农场和牧场还活跃点。

 

[mark_b]好友买卖是腾讯公司开发的一款QQ空间小游戏。QQ游戏中,玩家可以把好友当作奴隶进行买卖,奴隶的身价会因此上升,也能靠买卖好友赚取更多的现金。在游戏中,玩家只能买QQ好友中已开通QQ空间的用户。 只要玩家的现金大于好友的身价,就能买他为奴隶,无论他当前的主人是谁,都把他买下。买卖好友的同时,他的身价会自动提高,而他的好友从玩家手上再次买走时,除去人人口交易税,奴隶自己的收益之外,大部分的获利就归玩家了。[/mark_b]

我家真正拥有电脑是在2014年的下半年,我读初一的时候。估计我爸妈是故意而为之,明知道我初中住宿在校,就买了电脑。大概是两千七百元,华硕的主机,戴尔的显卡,飞利浦的显示屏,骇客帝国的鼠标和键盘……用了四年多,现在依然运行流畅(配置图放假补上)。自从家里有了电脑,我爸用它看电视看电影,斗地主打麻将;我妹妹用来看电视,玩游戏;而我妈则是看看电视逛逛淘宝;至于我那时候,就是普通的聊聊天看看电视,游戏玩得少,时间也少,不上瘾,没有特别喜欢玩的。现在的小孩子,四五岁就接触了各种电子产品,吃鸡王者之类的游戏无师自通,玩得飞起,受毒害不浅。

看来我的记忆力不但没有下降,反而还提高了,暂时回忆起这些,以后再慢慢补充吧。

 

童年时做过的傻事与游戏(一)

在学校里看到七年级的小学弟小学妹不知疲倦地追着打着玩着,我一开始还想喝斥他们,打扰到别人休息了,但是我回过头一想,我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仿佛看到了童年的我。

游戏

小学学校的最大场地也不过是一个略小的篮球场,外面围着一圈两百米的跑道,一栋四层高的教学楼,我却在这里度过了难忘的六年小学时光。

小学班上总有那么几个“龙头老大”,其他的同学就成了一帮“小弟”,给“老大”端茶跑腿。一个老实得很的同学,经常被办事所谓的“老大”使唤,让他去小卖部买东西,抄作业,他有几次反抗不去,反而被人又打又骂,随后这个受欺负的同学的妈妈到了学校,对着他们教育了一番。我是那种不愿被同级人使唤来使唤去的人,自然而然他们叫我做些什么我也没有听,结果没少挨他们的打。

在操场上玩得最尽兴的是所谓的“抓人游戏”。首先,从参加游戏的十几个人中,挑出两员“大将”,这两人通过猜拳决定谁先挑人,挑完自己这方的人之后,再猜拳决定谁抓谁逃。逃的那方还被划分了一块“家”,作为自己的保护区。我经常是在“抓”的那一边,但是很少抓到别人。即使在“逃”的那一边,我也很少跑,都是躲在“家”中,不敢动,跑得慢,我也畏惧那种被人追赶的感觉。当时玩的时候觉得挺开心,十年之后再回忆,跑来跑去的,有什么意思啊。

在教室外面短短的走廊上,也玩得不亦乐乎,用我们上栗话来说叫做“mā jiō jī”同样是一个人抓,另外的人来躲。抓的那个人,指定步数,那么其他人就跨相应的步数,并且要将一只脚抬起来,抓的人则要少跨一步,同样抬起一只脚,用自己的双手去触碰前面的人,如果碰到,那么那个人就Game Over了。想当初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同学们使出了各种各样的技巧:被抓的人双手撑地,将自己的身子尽量往前伸,几乎快要躺地上了。此外这个游戏还衍生出许多版本,最好玩的是叫“长手长脚长翅膀”(好中二的名字),原理相同,不过你赢一局,那么你就长了一只“手”,在下一局中你就可以用这只“手”扶着别的东西,不让自己摔倒;长一只脚你就可以双脚着地;长一对翅膀,好像就无敌了……

这篇就止笔于此吧。下一篇文章同样是写这个,就当做是童年回忆的连载吧。回忆过去真的有意思。

最近好烦,临近期末考试,寒假还得偷偷摸摸在学校补课;天气这么冷,好烦躁。这几天经常做梦,白天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死撑着吧,2018都过去了,2019依然可以。

开年之际写个2018的年终总结

首先,请允许我,代表全国各族人民,港澳台同胞,海外华人华侨同胞,CCTV,江西TV等各大TV向你们问候,元旦快乐!(我已笑抽,这逼装得好!)

自己

切入正题,先说说我自己吧。

2018年,我从高一升入高二,离高考也只剩五百二十多天,压力不是一般的大。2018年的寒假,补课补到小年,全班人AA制,在学校外面餐馆吃了一次小年夜饭,别有一番风味。寒假十四天,大年初七又回到了我心(tao)爱(yan)的学校。原本36人的班级,由于某种原因,4个同学没有待在这个班,而去了重点班,恰好这四个又是我初中三年的同学,不舍归不舍,终究要走,但依旧还是同学、朋友。

暑期进行了一次团体比赛,诗歌朗诵比赛。全班人包括班主任老师,都是临危受命,开始放暑假,就接到通知立即返回学校,苦练一天半,成功在比赛上取得一等奖。虽然心里万分的不情愿,但是最后看到了成功的果实,心里也有乐滋滋的。

再有一个就是暑假期间,爸妈为我换了一台手机——vivo Y85,一千四百多,我自己贡献了三百。手机性能不错,我也是第一次用这么贵的手机,好好珍惜,尽量多用几年。

七月份,三个同学生日,三次同学聚餐,有意思的是三次都是在一个地方,同一家餐馆同一个房间,差不多的菜。

今年年末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雪,让我们南方人猝不及防,上一次这么大的雪还是在十年前。

我的博客

值得纪念的是,2018.3.18我建立了我的个人博客,真巧,3.19就是我身份证上的生日。一路磕磕碰碰,也坚持了这么久,认识了许多大佬,结交了许多朋友(详细的等我博客一周年我会写一篇文章专门纪念),这也是我成长道路上的美好回忆吧。

其实我也不太会写年终总结,毕竟是第一次,我也只能把我这一年内印象深刻的,意义重大的写出来。2018年,度过了一个上栗中学有史以来最长暑假,由于省教育厅的严抓狠打,我们学校的老师最终没能让我们暑假在学校补课,少花了几张红色的钞票。利用暑假的时间,完成了工信部备案,公安备案,自己出钱购买了腾讯云学生机,走上了国内高速。百度权重上了1,上个月又掉了。

感到很开心的就是,Austen博主在圣诞节前夕,弄了一个抽奖活动,我幸运地被抽中了,Austen博主送了我一个闪迪16G优盘,在圣诞节那天收到了,尽管24、25是月考,收到广东博主的礼物也是蛮开心的。博客是一个充满生活气息的地方,这是我这一年来对博客进一步的感悟。

新博客

看到旧日的足迹将博客系统转为了typecho,我好羡慕那么快的速度,也想做一个typecho站点,说做就做。2018.12.31晚上就搭建了一个:记录生活,正如博客名字所言,仅仅记录在家和学校发生的一些琐事,我自己认为青山绿水这个博客涉猎的内容太广了。在这个新博客里简单的记录了昨天晚上我们初中同学跨年聚餐的事情,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哦。对于typecho,希望各位熟悉typecho的大佬能够不吝赐教。赶紧去看看吧:记录生活

以上便是2018年的总(吐)结(嘈),再次祝各位元旦快乐,新年快乐!

母亲做的酸枣糕

图片来源于网络…

母亲又在做过年吃的酸枣糕,我开玩笑地对她说:“你在淘宝开个店,然后批量生产酸枣糕,我负责销售。肯定远销海内外!”母亲白了我一眼,自己家里人吃一吃,哪有那功夫卖给别人。

说实在的,母亲做的酸枣糕,手艺不输别人。每年十一月底做的几斤酸枣糕,只够我们吃到年初,接着就得再等十个月再做新的。辣中带甜,甜中有辣,是我对酸枣糕的深刻印象。

我曾目睹过母亲制作酸枣糕的全过程,从采购到制作。原料是酸枣,家附近原先有一棵长得挺高的酸枣树,每年到了成熟的季节,树上就会有大个的成熟的酸枣掉下来,小孩子们便跑到树下,将捡到的酸枣往衣服里塞,更有大人拿着竹竿敲酸枣,招呼自家孩子在树下捡。但是近几年树下被人倒满了垃圾,苍蝇横飞,很少有人进去捡酸枣了。我跟着母亲来到一条古色古香的老街,这条街上铺的还是带青绿色的石砖,两旁的屋舍、店铺盖着青瓦,门还是那种可拆卸的折叠式的木门,时常看到老人从这边去那边串门。母亲说这条街上的酸枣质量很好,当地人自己在酸枣树下捡的,颗颗泛黄,又大又软。

母亲是个十分注重细节的人。买完酸枣回来,她一颗一颗看过去,将快要腐烂的、不合格的挑出来,剩下的一颗一颗放到水里清洗。将酸枣分几次放到高压锅内大火高压蒸熟。待到蒸熟时,厨房里弥漫的是酸枣的味道,又酸又香,让人不禁咽口水。在雾气缭绕中,母亲将蒸熟的酸枣趁热倒进一个大盆子里,用炒菜的铲子、空啤酒瓶的底部去挤压,让里面的酸枣皮与果肉完全融合在一起,再用小勺子将里面的酸枣核挑出来。已经准备好的熟红薯与已经去核的酸枣泥混合在一起,倒入辣椒粉、白砂糖,不停地搅拌,再搅拌。我记得这时候我最喜欢做的就是拿一个小勺子,母亲一边做,我一边挖着酸枣泥吃,那个时候的味道,甚至比已经做好的还要美味,软软的,又甜又辣。从嘴巴里拿出来勺子又放进盆里,吃够了又围着母亲跑来跑去,现在想想,曾经吃的酸枣糕,有我们的口水和脚下的细细灰尘。

每一块酸枣糕都是长方体状的,体积和一个铁皮文具盒差不多。放在太阳底下自然晒干,装进袋子密封起来。待至年末再拿出来,上面的紫苏粉已经覆盖,扑鼻而来的是它的清香。切成长条状,放入果盆,外表是覆盖了紫苏粉的灰褐色,里面是辣椒粉与酸枣泥的棕红色。

辣中有甜,甜中有辣,虽甜但是不腻。母亲做的酸枣糕,虽没有商店里出售的那样美观,但是其中有母亲的汗水,有童年的回忆,有家的味道。

我发烧了,你最近还好吗?

发烧头痛全身痛!

说是说在计划里定了几个小目标,但是到现在一个都没完成。我也感到无奈。12.20早晨,感到肚子有点空空的,我以为是饿了,下完早读课就去食堂干了一碗面,但是之后照样空荡荡的,到了中午更是不行了:头脑发热,脸部发烫,晃晃脑袋痛个不行,午饭也吃不下。我赶紧去了下医务室,在这里我要狠狠地吐槽下:

我一进去医务室,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医生坐在那看电脑,我好声好气地说,我想量下体温,头有点痛。他照样看他的电脑,直接丢一句:“那你买个体温计回去量吧!八块钱。”我理都没理了,直接回了教室。这也太坑了吧,这是治病救人的医生还是只知道赚钱的医生?我一个同学上次胃痛,去他那里检查,他一口咬定是胃结石,结果到大医院拍了片子看了之后才发现是肠胃炎。幸好我们教室有体温计,我量了两次,两次都是38.5℃。

下午第一二节课结束后就打了请假条回家。开了三剂中药。我为什么不打针?九年级上学期,大概也是这个时候发过一次烧,挂瓶子挂了一下午,退烧了,第二天又立即烧上来了,我现在对自己的要求就是能吃药尽量不打针。星期五,也就是12.21好得差不多了,下午两点多就回了学校,可能是还有一剂中药没喝的原因,周六上午又头疼发烧,收拾东西又回了家。之前的中药没喝了,药太猛了,周六早晨从4点到7点,拉了四次肚子,人都虚脱了。在家又休息了两天,渐渐稳定了,除了肚子还有点不舒服,我便拿了药回了学校。周一周二,平安夜,圣诞节。我们两天月考,考得如何,听天由命吧。

以下是我对近期一个热搜的看法。

#杨幂刘恺威离婚#

杨幂刘恺威离婚。人家离婚是他们的自由,人家爱与不爱也是他们的自由,关我们什么事?虽然他们是明星,明星离婚就应该被炒得沸沸扬扬?这对社会造成多大影响?人家几年前结婚,你们去凑凑热闹表示祝福也就算了,现在人家和平协议离婚,你们也插一手,各种手段曝黑历史,曝黑幕,有何意义?再回想起之前鹿晗公布与关晓彤的恋情,鹿晗喜欢谁是他的自由,网上的那些粉丝,那些自媒体者,有什么权力干涉他们的私人生活?自己的偶像有了喜欢的人,应该真诚地祝福,而不是扒出关晓彤的黑历史,以求快感,这是脑残粉的表现。

我发现国人有这样的劣根性,总喜欢用放大镜去看别人不好的一面。一个放大镜不够,两个、三个、四个来凑,两倍放大镜、三倍放大镜不够,四倍、五倍来上。别人光彩的一面你不发挥你的文采和口才宣扬下,现在的社会是追求正能量的社会,假若人人都扒黑历史,放大别人不光彩的一面,口口声声说这是为了推动社会发展,你信吗?我反正不信。

 

感恩,值得我们付出一生的行动

感恩,这个自古至今就有的话题,不论什么时候,都受到人们的高度推崇。古诗有云: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乌鸦有反哺之情,羊有跪地报恩之情……明白什么是感恩,最重要的是学会感恩。

学会感恩,从感恩我们的父母做起。

母亲在鬼门关走过一遭,我们才能降生于世;母亲辛勤养育,不言累,不言苦,我们才得以成长;母亲的谆谆教诲,她用言与行教育影响着我们,我们才得以学会做人觅得良知…在外奔波的父亲,同样为了给予我们温暖的家,何曾说过一句累说过一句苦?父亲那粗糙长满老茧的双手,撑起了我们的家,父爱无
声却有大爱在其中。《孟母三迁》中孟母更是为了孟子的学习三迁住宅,为孟子觅得良好的学习环境。

我们谈感恩,何为感恩?并不仅仅局限于要以用同样的代价回报父母及他人。作为一个求学的学子,感恩的方式则是给父母一伤满意的成绩;作为一个工作者,感恩便是成家立业,在社会立足….往往有时候一句“爸妈,你们辛苦了”,换来的是父母的欣慰与微笑。

然而,在这个推崇感恩与孝的社会中,仍然存在不懂感恩,不会感恩之人。2016年2月14日,22岁的北大学生吴谢宇在福州一中学教工宿舍内将自己的母亲杀害;2017年11月12日,湖南沅江三中高三重点班,47岁的班主任鲍方,在办公室被自己16岁的学生罗某猛刺26刀后因抢救无效死亡….时至今日,此类事情仍在发生。我们不禁思考: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后果?父母养育之恩,老师教育之恩非旦没有报答反而痛下杀手。这是良知的丧失,人性的丧失!可以看出学校社会及家庭教育不能停止,更应不断发展进步,弘扬感恩精神,避免再次发生此类事件。

学会感恩,感恩与宽容他人。

罗斯福总统家中被盗,朋友写信安慰,罗斯福坦然面对,并回信:首先他偷走的是我的财物,而没有伤害我的生命,其次,他偷走的只是部分,不是全部;最后,做贼的是他而不是我。罗斯福总统的宽容,安际也是一种感恩,对生活的种种庆幸的感恩。

出门在外,靠的是朋友,与朋友保持良好的关系,定要学会感恩朋友。世界很大,朋友很多,学会感恩,即向朋友说一句:“谢谢你!”即在朋友困难之际伸出援手,这便是感恩。

学会感恩,是我们一生的行动。

感恩这个话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小到身边的每件事、每个人,你都可以为此感恩,你都可以从中发现感恩;大到感恩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行动,永远不会停止的行动,它需要我们每个人用一生去践行,它是我们一生的行动。

1 2 3 4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