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跌撞撞:博客一周年

跌跃撞撞,磕磕碰碰,转眼间我这个小博客迎来了它的一周岁生日,过得真快,转眼就是一年365天。2018年3月17日,我处于高一下学期,2019年3月17日我处于高二下学期。

自从接触了网络,在此之前,我没有一个网站顺顺利利坚持了一年,做到一半扔掉一大群,扔掉后又捡起来又丢掉……这个博客,是空前的,坚持了一年,我相信还会有未来。我玩游戏都没有如此有毅力,或许这便是我在网络上“生活”的最好方式吧,找到了属于自己、自己也喜欢的方式,挺好的。

继续阅读跌跌撞撞:博客一周年

又去了一趟医院,居然还是儿童医院

早在2017年暑假就发现我左耳朵有嗡嗡嗡的声音,在学校医务室看了下,说是发炎了,开了点西药给我,但是吃了之后没效果。八月初的时候在我们这的县医院看了下,据说是中耳炎,不过县医院信不过,就又跑去了市医院,总共去了两次,做了CT,做了听力测试,不是中耳炎,是神经性耳鸣,同样开了点药。However,直到现在,左耳朵还是有那么点嗡嗡嗡的声音,我妈担心,我倒是有点无所谓,觉着就是压力太大引起的。昨天晚上就打了请假条回了家,今天去了隔壁长沙的医院。

继续阅读又去了一趟医院,居然还是儿童医院

《流浪地球》:希望与绝望并存,我们选择希望

太阳即将毁灭,人类在地球表面建造出巨大的推进器,寻找新家园。然而宇宙之路危机四伏,为了拯救地球,为了人类能在漫长的2500年后抵达新的家园,流浪地球时代的年轻人挺身而出,展开争分夺秒的生死之战。

国产科幻片《流浪地球》,亦可说是灾难片,可以与美国科幻大片媲美,科幻大片不再是美国的专属,中国,一样可以。这是我对《流浪地球》的点评。

毋庸置疑,《流浪地球》之前的国产科幻片,质量不高,要剧情没剧情,要特效没特效,剧组不舍得花钱,编剧脑洞不大开……

继续阅读《流浪地球》:希望与绝望并存,我们选择希望

《白蛇:缘起》:人妖不殊途,亦可长相守

晚唐年间,国师发动民众大量捕蛇。前去刺杀国师的白蛇意外失忆,被捕蛇村少年救下。为帮助少女找回记忆,两人踏上了一段冒险旅程。冒险的过程让两人感情迅速升温,但少女蛇妖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另一边国师与蛇族之间不可避免的大战也即将打响,两人的爱情将要接受巨大考验。

没看这部电影之前,我还吐槽国漫不好,看了之后,真心想给制作团队点个赞。国漫有你们,质量不会差。

继续阅读《白蛇:缘起》:人妖不殊途,亦可长相守

打个寒假工,认识下社会

寒假前,班主任即语文老师布置了十项寒假作业,其中第十条是:

“在寒假里面通过自己的双手,去赚取50块钱”

原以为是教育我们找工作的不容易,实际上也教育我们工作的不容易。姑姑家一家开了近四年的餐馆,每到过年前店里就会爆满,原本是营业到凌晨两点,但是往往到三点多还有人在喝酒聊天。

在外吃饭别急

2.1和2.2晚上我便去姑姑店里帮忙,也没有问有没有“匚资”。第一次干这个,完全不知道要做什么,干巴巴地站着发愣,姑姑就让我守着吧台,随时看餐桌上是否有人需要。这倒是更为轻松,但是也很累,面对来来往往的顾客,要十分地细心,不能有所疏忽。

大概是从晚上十点左右一直坐到了第二天凌晨两点多。顾客走了一波又来一波。一楼的八张桌子坐满之后,陆陆续续还有人到二楼的包厢,那天晚上有好几桌的人喝完酒吃完东西之后仍然一直坐在那里,光说话,而且已经买完了单,后面来的顾客看到没有空桌子,都走了;也有人对服务不太满意,上菜慢,上错菜,上少菜,但是将心比心想一想,人那么多,又那么吵,好好招待你已经是很好了,你只看到店主风风光光收钱,却没看到店里上上下下所有员工辛辛苦苦忙碌。我以前和同学出去聚会,也有几次吃完了东西还坐在一起打游戏聊天,有时候也嫌服务不好,上菜慢,但是自从这次之后,我也不会再有这种想法了。

第一天,到次日凌晨两点多回家,洗完澡睡觉已经是三点半了。第二天晚上同样如此。

少点外卖

第二天因为店里少了我哥,我就成了端菜的服务员。一直以为端端菜很轻松,没想到更麻烦。上错菜是经常有的事,上少了菜也会被顾客吐槽,厨房里三个厨子,菜单子一张接着一张,炒错了菜也经常发生,端菜的人就更无奈了。我姑父在厨房掌勺,经常看到他很烦恼,菜炒错,菜端错。

站在厨房,看他们炒菜,同时也关注了下厨房的环境,不忍直视。冬天主打菜,铜炉炭烧火锅,装完盆之后是要将炭火夹到炉子中央,从脚下夹起,那些灰尘直接飞过去,有的飞到旁边的炒锅,飞到准备炒的菜上;有一个厨子,我是直接看到他用锅铲舀汤,对着铲子直接试味道,另外时不时用手拿几块肉往嘴里塞。

各平台的外卖小哥也不断进店,田螺,炒粉,鸭掌,凤爪,单子多了,就大锅大锅炒,看着里面的调料都没融,估计味道也不是很好。少吃外卖,你永远不会知道,餐馆里炒出来的菜是不是“二手”的,也不知道原材料是否干净新鲜,一切都是未知数,我姑姑店里贴着个卫生质量检验等级,一个C字,即差。

工作不容易,所有的工作都不轻松,无论是坐在空调房,还是在小餐馆,工作都一样的忙,一样的不容易。干了两个晚上,没有找姑姑要工钱,拿不拿都无所谓,虽说是寒假赚钱,其实就是一次社会实践,以后总会要面对的。

关于“死”的一些思考

最近在学校听到附近有办丧事的声音,白天传过来的声音很熟悉,确实是有人家在办丧事。临近年关,马上就是农历新年的到来,在这个原本团团圆圆的喜庆时刻,家里突然遭遇这样的变故,年还会怎么过呢?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解到这样的事情了,不止一次看见临近除夕,仍有人离我们远去,留给亲人以无尽的悲伤。也曾看到过比较“幸运”的,过完年,与家人团团圆圆之后不久,在春节里离去的。别人家里还洋溢着新年的喜气氛围,而他们家早已用白绸取代了红灯笼,我奶奶了解之后,感慨道:也挺好的,起码让他过完了年。

团圆之际,喜庆之时,却遭遇如此不幸,不禁让人咋舌。前些天在网上买的《北野武的小酒馆》到了,看了第一节,讲的是生死的关系。“人死了只意味着不复存在,既没有什么天堂,也没有什么地狱,死人会简单地消失在活人的记忆中。”

我的外公,是在我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去世的。听母亲说,当天晚上外公在鞭炮厂做事,不小心引爆了旁边的火药,虽然人送到了医院,但是没有挺过来。我那时候对死没有任何概念。在灵堂上,我姑婆(外公的妹妹)问我,你知道外公去哪儿了吗?我摇摇头,其实他就躺在我旁边的寿材里。以后再去外婆家,只在外婆房里看见挂在墙上的外公的照片。

真正让我觉得死的存在和死的概念,是我家一个邻居的离去。前一天晚上,他去他家里的菜地,第二天一早,家附近就围了许多人,声音很大,只看到几个中年男子扛着一个人出来。昨天还是活生生的五六十岁的老人,今天却成了白布下的没有气息的人。当时我便觉得不可思议,同时也感到可怕,平常如此善良和蔼的一个老人,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去世时没人发现。

一个随着自然规律而老去最终离去的人,与突发意外而离去的相比,后者给亲人带来的痛苦是难以想象的。一声不吭,毫无预兆,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不经意间就离人而去。

有时候躺在床上,我会想,如果我死了会怎么样。会不会立刻投胎转世,会不会有灵魂出现。死,关于人的死,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我能唯一确定的是我畏惧死亡,我渴望活着。因为我牵挂着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我的亲人和朋友也牵挂着我。

咱们中国崇尚“落叶归根”,乡下人更是特别注重丧事的筹办。听到班主任说过这样一件事,她们村那边有户人家办丧事,去世的是家里的一个老人,班主任的丈夫去他家祭拜,回来之后说,那里的人太迂腐了,居然不火化。我当时听到之后,和班主任是同样的反应,这怎么是迂腐呢?中国人重视入土为安,土是人最后的归宿,这种传统观念扎根中国这么久,土葬是很正常的。但是最后还是火化了,就因为那个去世的人,是村长,是党员,服从国家进行火葬。(《中国为什么强制推行火葬?》)

我并不是很赞同北野武说的:

死人会非常简单地消失于活人的记忆中。

我外公是先于我姥姥去世的,当然我姥姥目前还健在。她听到自己的儿子的噩耗时,心里会有怎样复杂的情感?丧事办完后,姥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依然如此,和外公去世前的神态、心情、行为完全不同。经常一个人坐在门口,望着外面,总想着自己的儿子会从远方回来……一个人若在生前是你牵挂的人、爱的人,在她/他去世后,你对她/他的牵挂与思念只会增多不会减少,这是中国人几千年来形成的民族性格。每年到了春节,逝者的生日,清明时节,都会准备好酒好菜,亲自去坟前祭扫,七月十五中元节,更是寄托对逝者的怀念。以前小时候,嫌山上太远,每次到清明等时刻,父亲和爷爷要我一起去山上祭扫,我都不情愿,因此经常遭到父亲的训斥,现在想想,可能是这个原因吧。

逝者已去,生者还在。既然他来过,他经历过,与我们有过交集,就应该活在我们的记忆里。生时,我们互相关心怀念;逝后,我们更加怀念。

相比北方,我更喜欢南方的冬天

我没有去过北方,不知道那里的冬天是什么样子的。只是有一个在北方读大学的朋友告诉我,北方的暖气供应很好,冬天在寝室,穿一条五分裤便足够了。不过相比这样,我更喜欢南方的冬天。

怎么说呢?毕竟南方靠近太平洋,冬天尽管是干燥的,但也是多雨的。我喜欢在冬天里看淅淅沥沥的小雨,隐隐约约之中,就有点像小雪花的感觉。冬天的雨,不像夏天那样来得猛烈,去得也快,冬天的雨像一个不胜娇羞的少女,总是在人们不经意间展露她的容颜,又迟迟不会离去,似乎对南方的冬天也有留恋。

南方的雪,对于土生土长的南方人来说,是“活久见”的新奇玩意。可能北方初春都还在飘着鹅毛大雪,而南方早已见枝头嫩芽。见雪见的少的人,定会对雪有特殊的感情,有特殊的盼望,而北方人对下雪应该已是司空见惯的了吧,自然而然便觉得没有那么的新鲜。人总要对某些东西充满期望,也要对某些事充满好奇。生为南方人,自然会对下雪充满期望与好奇,自然也会更喜欢南方的冬天。

冬天最暖和的地方是哪里?北方人可能会说,在有暖气的屋子里,而南方人则会说,是在被窝里。厚厚的被子,再盖上厚厚的毯子,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哈一口气都不容易跑掉,谁会说不暖和呢?不过,正因为这样,我们南方人一到冬天就养成了赖床的毛病,不敢掀起被子,不敢穿上冰冷的衣服,不敢出门面对刺骨的寒风。在童年,冬天的时候经常被母亲掀开被子,将衣服扔到床上,这时候,不想起床也得起,不想穿衣也得穿。

生为南方人,始终对南方有亲切感,有依赖感。冬天,仅仅是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