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说话

就事论事,看看身边发生的事

最是书香能致远

20190330期的《新闻周刊》中《人物》栏目介绍的是一个大学毕业不久自己开办民居旅馆的小伙子,名叫赵祎依。他在家乡的一条安静的巷子里,或者说是街道里开了一个书店——“一个小书店”,与其说是书店,不如说书屋更合适。

Read More.

儿行千里母担忧

看了一期《奇葩说》,深有感触,这一期的辩题是:
生活在外地,过得开不开心要不要和父母说?”

不从辩论的角度,从为人子女的角度说一说。尽管我没有在外地学习或生活的经历,但就我而言,与父母分享自己的事情,开心的也好,烦心的也罢,都是很有必要的。

Read More.

何大仙

和同寝室的一个同学聊天,他谈到他们家乡那边的一些事。他觉得现在很少有人在乎宗族关系,重视宗族文化,但他们家那边不一样,那儿大多数人姓李,同姓的人经常按辈分称呼,很少直呼其名,对于这个,我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宗族文化保留到现在,优缺共存,各地文化风俗不同,有人淡漠有人重视罢了。
Read More.

我谈品牌货

在杂志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

奢侈品是给穷人用的,富人用的不叫奢侈品,而是日用品。

在理吗?我觉得有理。富人用惯了贵的东西,再贵点也无所谓了,而穷人不一样,他们攒半年甚至一年的工资才买得起的东西,那不叫奢侈品叫啥?

我可以这么说吧,我在上初一之前,对品牌货、杂牌货没有任何概念。小时候没用过什么电子产品,唯一的一块电子手表都是我妈在街头两元店买的,蓝色的,用的还挺久。而买衣服买鞋子,那时候(10年前)哪有现在这么多的品牌童装,况且我爸妈那时候工资也不高。仅仅只是我妈指着这件那件衣服问我,喜欢不?喜欢。穿着舒服不?舒服。差不多就买了。六年级的时候,休国庆节,在我姑姑家住了几天,穿回了一双我哥新买没穿多久就穿不下的鞋子回来了,穿了大半年我才知道那是一双几百块的特步运动鞋。

Read More.

完美的强迫症患者

我怎么感觉我是完美主义者和强迫症患者的结合体?

晚上在整理政治知识结构,在笔记本上列思维导图,只需几个小框框,几条线几句话就可以完成,我却做得十分墨迹,且听我慢慢道来。

做这种东西,必须得认真对待,以后复习还用得上。So,我先用铅笔写了个草稿,居然写了不止一遍。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好吧,是半个),思维导图总得画得好好的。知识点写错了,擦掉重写,写少了,补上;再用黑色水性笔描一下。得,和写天书一样,鬼画桃符,字写得潦草了点,只有我自己看得清,的确是半个完美主义者。

Read More.

我就是这样写

说不出来的理由,想写东西的理由,可能我是文科生?刷题不在状态,更无法像理科生沉浸于理化生那般沉浸于政史地,我就只有写的念头。

但是写东西的时候,想不到写什么,没有主题,没写提纲,除非是看了《新闻周刊》,看了一些杂志,对社会热点而写的,较有明确的主题,其余的都是随心而写,想到什么写什么,这是一种方式,也是一种态度。

Read More.

六小龄童,文体两开花

六小龄童——章金莱,人人熟知的老艺术家。86版《西游记》孙悟空的扮演者,他扮演的孙悟空形象妇孺皆知,他自己也因为这部戏,成了老少皆知的著名艺术家。2018年(可能更早之前),他人设崩塌,在b站上成了红人。

我并不是要怎么怎么批判一个人,只想站在客观的角度,说一说六小龄童老艺术家。

Read More.

博客是个充满生活气息的地方

很早之前就想写这篇文章了,但是当时有想法的时候我在厕所蹲坑,就只在手机便签上记录了题目,大家别笑话我。

我们每个人经历的生活,是我与你,你与他的生活,是感受四季变迁,时光流逝的生活。科技日益发展,让我们得以在微信朋友圈、微博等平台上记录生活、分享生活,而我们的个人博客,也是一个充满生活气息的地方。

我曾看到有人对我的质疑:真不明白在博客上记录生活有什么意义。其实,我们在记录时,就已经有了意义。因为你发现你的生活值得记录,有东西可以记录,若生活浑浑噩噩,自然无意义可言。记录,也是为了以后更好地回忆,我时不时翻翻一年前的文章,觉得挺有意思的。

不论是技术博客还是学习博客,都可以发现生活的气息。

不要以为明月登楼大叔仅仅是个服务器运维大佬,他也是个爱养鱼,爱种花的老百姓。在他博客里,时不时会更新他的养鱼种花心得;懿古今大叔兼顾懿古今博客boke112导航,在网络与工作的繁忙交替中,也能看到他对生活的记录,带家人饭后散步,带家人外出游玩……更是以一个广西南宁人的身份向来自五湖四海的我们介绍了美丽的“绿城”南宁;镜缘轩,多么有诗意的名字,博主前眼科医院视光部主任,他记录日常工作中疑难视光问题的验光方法,分享有意思的书籍和软件,共同探讨生活中遇到的方方面面,充满生活的味道,比如说他女儿写的作文,他与女儿之间的小故事,光从文字就可以想象到相处融洽的一家人……因为博客的存在,我们记录生活,记录自己生活的同时,也在欣赏别人的生活。我记录自己的学习生活,乐意无穷。

不知各位发现没有,你写博客记录生活,同时欣赏别人的生活,自己也处于一种慢慢地提升之中。这同样是记录生活的意义之一。多年以后,翻翻归档,看看以前的文章,原来那时候的生活是这样的。

我喜欢这种状态,有感而发的状态。有的人用摄影拍照记录生活,有人用声音记录生活,而我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中的一切,用文字记录我的想法与成长,虽然没有多大作用,但始终是自己的一份记忆。

所以说,文字是神奇的东西,连词成句,连句成篇,记录下我们的生活,博客同样是个神奇的东西,我们记录下自己的生活,也能看到别人的生活。博客,充满生活气息的地方。

动起笔来,敲起键盘来,一起记录自己的生活吧。

词语洁癖——语言洁癖

我是在刘瑜写的一篇题为《词语洁癖》的随笔中了解到“词语洁癖”这么个新奇的词。

刘瑜了解到自己有“词语洁癖”是源于朋友的一句话:我这个表,是在友谊商店买的,500美金。刘瑜对此是这样一番反应:

不就是个美元吗?为什么要说美金呢?难道一个国家有点钱,连个货币名称也要拽一点么?

我看到这,不禁掩嘴笑了笑,着实在理,估计世界上带“金”字的货币名称只有美元吧?(当然,我知道这是美元金本位制的缘故)咱们中国虽然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钱挺多,但我们没有在人民币后面加个“金”字,人民币金,说着听着都别扭。

回到正题,词语洁癖,仔细想想我倒不是很严重。尽管骂人的粗话知道不少,但是不会经常喷出口,实在是被惹毛了,几句粗话爆出口也是在所难免的,我想这也是人之常情吧。因而我对于别人爆粗口,我也不反感,反而觉得很正常。

我最不喜欢听到的是带有一些等级色彩的词语。就好比刘瑜写的,“高尚住宅”,啊,难道还有卑鄙住宅不成?明显的高尚——卑鄙,一种等级色彩就出来了。有些人总以为自己高人一等,说什么都可以口无遮拦,做什么都可以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自然而然,从他们嘴里听到一些有等级意味的词语不足为奇。另外一个我比较反感的是带有命令性质的词语,类如“给我做……”“给我买……”“听到了没有……”,这些话我在老师那里听过不少,师生之间是平等的,如果老师要学生帮忙做事情,也应该说个“请”字,pardon?班主任好几次要我统计每次月考成绩,要不口头和我说,要不就是QQ上通知我,我做好了,也没有见老师说句谢谢。

说是“词语洁癖”,不如说是“语言洁癖”。别人说的某些话,可能中听,可能难听,可能让你觉得喜欢,也可能让你觉得厌恶。这便是“语言洁癖”。

附文:《词语洁癖

我不合群,我要改吗?

我不合群,我要改吗?这是2018年第五季《奇葩说》总决赛辩题。正好班上在看这一期,看到这个辩题,我忽然感觉我也不合群。我先不回答要不要改这个选择题,我想先讲讲我自己。可能算半个不合群的人吧,我喜欢待在我自己的小圈子里,我也喜欢和别人融在一起。我想融进去的圈子是我感兴趣的圈子,没有共同话题的人我也不会浪费口水。这是我对我自己的看法。

我觉得不合群也挺好的。你有你自己的个性,有自己的爱好,何必要与别人一样呢?《奇葩说》里还有过这样一个辩题:奇葩村里的井水被污染了,其他人喝了水,变傻了,这时候只有你一个人知道真相,你应不应该喝这个被污染的水?同样的道理,你喝了,和他们一样了,合群了,那么你们眼里没有不同了;不喝,保持自我,坚守自我,因为世界需要共性的同时,也支持个性的存在。如果我的朋友不合群,我也不会建议他去改变,我认为这样不是帮他而是害他。这个世界需要个性,这个世界需要五彩缤纷,而不是只有黑白当道。

节目里有句话说得很有诗意,一个人也是一个群。假如一个微信群里有三个人,你踢掉一个,再踢掉一个,剩下你自己,这群不会解散,因为一个人也是一个群。一个人的小角落不应该被世界遗弃,它也是世界的组成部分之一,虽然小,但是不能被忽视。

我不会为了我的不合群而去改变我自己,即使别人要求。因为我的个性,我的独特是我决定的,即使不能鹤立鸡群,也要有所不同。我赞同《奇葩说》里的观点,不合群不代表你不与别人交往,不与别人交流。我不合群,是因为遇到的是没有共同语言的人,遇到志同道合的人,当然会放下我不合群的那一面,积极地融入这个圈子。

俄罗斯方块这个游戏告诉我们,你改变自己了,你合群了,那你就消失了。我们没有必要为了合群而去改变我们自己,每个人都可以做一座孤岛,因为这是一种自由。鸡犬相闻,但是可以老死不相往来。

我上高中以来,还没有遇到合群的同学,真正合群的是初中那一大帮粗老爷们。与他们聊天,打游戏,看电影,吃夜宵,才感觉到真正的合群,真正的有乐趣。“我不合群,我要改吗?”在这场辩论的最后颜如晶举了一个例子,提到了美洲野牛。美洲野牛是群居动物,移居时总是跟在同伴身后,因为生怕走丢所以盯紧了前面一头牛的屁股,沿途的风景对它而言并不重要。或许它相信,与同伴一起抵达的地方会有更美丽的风景在等着自己。

合群的人,会找到与他合群的人;不合群的人,同样也会找到和他一样不合群的人。我只想说,不合群,不代表他想孤立自己,不代表他与世隔绝,他也需要圈子,只不过这个圈子不容易找到。

合群也好,不合群也罢,都是自己的选择。你问我,我会不会改?我坚定地告诉你,我做自己。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