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行千里母担忧

看了一期《奇葩说》,深有感触,这一期的辩题是:
“生活在外地,过得开不开心要不要和父母说?”

不从辩论的角度,从为人子女的角度说一说。尽管我没有在外地学习或生活的经历,但就我而言,与父母分享自己的事情,开心的也好,烦心的也罢,都是很有必要的。

继续阅读儿行千里母担忧

何大仙

和同寝室的一个同学聊天,他谈到他们家乡那边的一些事。他觉得现在很少有人在乎宗族关系,重视宗族文化,但他们家那边不一样,那儿大多数人姓李,同姓的人经常按辈分称呼,很少直呼其名,对于这个,我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宗族文化保留到现在,优缺共存,各地文化风俗不同,有人淡漠有人重视罢了。
继续阅读何大仙

我谈品牌货

在杂志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

奢侈品是给穷人用的,富人用的不叫奢侈品,而是日用品。

在理吗?我觉得有理。富人用惯了贵的东西,再贵点也无所谓了,而穷人不一样,他们攒半年甚至一年的工资才买得起的东西,那不叫奢侈品叫啥?

我可以这么说吧,我在上初一之前,对品牌货、杂牌货没有任何概念。小时候没用过什么电子产品,唯一的一块电子手表都是我妈在街头两元店买的,蓝色的,用的还挺久。而买衣服买鞋子,那时候(10年前)哪有现在这么多的品牌童装,况且我爸妈那时候工资也不高。仅仅只是我妈指着这件那件衣服问我,喜欢不?喜欢。穿着舒服不?舒服。差不多就买了。六年级的时候,休国庆节,在我姑姑家住了几天,穿回了一双我哥新买没穿多久就穿不下的鞋子回来了,穿了大半年我才知道那是一双几百块的特步运动鞋。

继续阅读我谈品牌货

完美的强迫症患者

我怎么感觉我是完美主义者和强迫症患者的结合体?

晚上在整理政治知识结构,在笔记本上列思维导图,只需几个小框框,几条线几句话就可以完成,我却做得十分墨迹,且听我慢慢道来。

做这种东西,必须得认真对待,以后复习还用得上。So,我先用铅笔写了个草稿,居然写了不止一遍。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好吧,是半个),思维导图总得画得好好的。知识点写错了,擦掉重写,写少了,补上;再用黑色水性笔描一下。得,和写天书一样,鬼画桃符,字写得潦草了点,只有我自己看得清,的确是半个完美主义者。

继续阅读完美的强迫症患者

我就是这样写

说不出来的理由,想写东西的理由,可能我是文科生?刷题不在状态,更无法像理科生沉浸于理化生那般沉浸于政史地,我就只有写的念头。

但是写东西的时候,想不到写什么,没有主题,没写提纲,除非是看了《新闻周刊》,看了一些杂志,对社会热点而写的,较有明确的主题,其余的都是随心而写,想到什么写什么,这是一种方式,也是一种态度。

继续阅读我就是这样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