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年最热的时政话题莫过于“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四十年,相当于我现在年龄的两倍还多,但是从我记事起,至现在,家乡确确实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
某个在博客上不分青红皂白乱说一气的人。 ...
在杂志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 奢侈品是给穷人用的,富人用的不叫奢侈品,而是日用品。 在理吗?我觉得有理。富人用惯了贵的东西,再贵点也无所谓了,而穷人不一样,他们攒半年甚至一年的工资才买得起的东西,那不叫奢侈品叫啥? 我可以这么说吧,我在上初一之前,对品牌货、杂牌货没有任何概念。 ...
我怎么感觉我是完美主义者和强迫症患者的结合体? 晚上在整理政治知识结构,在笔记本上列思维导图,只需几个小框框,几条线几句话就可以完成,我却做得十分墨迹,且听我慢慢道来。 做这种东西,必须得认真对待,以后复习还用得上。So,我先用铅笔写了个草稿,居然写了不止一遍。 ...
最近很烦,感觉脑子“chaos”。 莫名其妙。特别抱怨学校的放假安排。正常的一个月休一次双休假,我们能接受,毕竟以前三个礼拜放一次,现在晚一个礼拜而已,麻木了。但是,学校连国家规定的法定节假日都当做不存在。临近清明,老师给我们下了定心丸,下次放假时间,4月23日,高三二模之后,心凉了。 ...
我们从未停止思考,我们从未停止写作。 独立博客一直都在,Blogger一直都有,用心写作的人,有许许多多。用心写博客的人,我们看在眼里。 ...
跌跃撞撞,磕磕碰碰,转眼间我这个小博客迎来了它的一周岁生日,过得真快,转眼就是一年365天。2018年3月17日,我处于高一下学期,2019年3月17日我处于高二下学期。 ...
早在2017年暑假就发现我左耳朵有嗡嗡嗡的声音,在学校医务室看了下,说是发炎了,开了点西药给我,但是吃了之后没效果。八月初的时候在我们这的县医院看了下,据说是中耳炎,不过县医院信不过,就又跑去了市医院,总共去了两次,做了CT,做了听力测试,不是中耳炎,是神经性耳鸣,同样开了点药。 ...
说不出来的理由,想写东西的理由,可能我是文科生?刷题不在状态,更无法像理科生沉浸于理化生那般沉浸于政史地,我就只有写的念头。 但是写东西的时候,想不到写什么,没有主题,没写提纲,除非是看了《新闻周刊》,看了一些杂志,对社会热点而写的,较有明确的主题,其余的都是随心而写,想到什么写什么,这是一种方式,也是一种态度。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