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大年初一,向大家拜年!

昨天晚上喝酒喝多了,肚子翻滚,睡一觉好了。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弹指一挥间,时间蹉跎岁月!俱往矣,至此所有的祝福与心愿!止于唇词,掩于岁月!2019 新年快乐,我有酒,就差你的故事!

打个寒假工,认识下社会

寒假前,班主任即语文老师布置了十项寒假作业,其中第十条是: “在寒假里面通过自己的双手,去赚取50块钱” 原以为是教育我们找工作的不容易,实际上也教育我们工作的不容易。姑姑家一家开了近四年的餐馆,每到…

关于“死”的一些思考

最近在学校听到附近有办丧事的声音,白天传过来的声音很熟悉,确实是有人家在办丧事。临近年关,马上就是农历新年的到来,在这个原本团团圆圆的喜庆时刻,家里突然遭遇这样的变故,年还会怎么过呢?我已经不是第一次…

相比北方,我更喜欢南方的冬天

我没有去过北方,不知道那里的冬天是什么样子的。只是有一个在北方读大学的朋友告诉我,北方的暖气供应很好,冬天在寝室,穿一条五分裤便足够了。不过相比这样,我更喜欢南方的冬天。 怎么说呢?毕竟南方靠近太平洋…

童年时做过的傻事与游戏(二)

上篇文章只提到两个游戏——“抓人”和“mā jiō jī”,这两天又回忆了下童年,发现玩的游戏着实不多。捉迷藏玩的不少,不过还是太乏味,在四层高的教学楼里躲,躲得不容易,捉的人更不容易。还有常见的“1…

童年时做过的傻事与游戏(一)

在学校里看到七年级的小学弟小学妹不知疲倦地追着打着玩着,我一开始还想喝斥他们,打扰到别人休息了,但是我回过头一想,我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仿佛看到了童年的我。 游戏。 小学学校的最大场地也不过是一个略小…

开年之际写个2018的年终总结

元旦快乐。 自己 切入正题,先说说我自己吧。 2018年,我从高一升入高二,离高考也只剩五百二十多天,压力不是一般的大。2018年的寒假,补课补到小年,全班人AA制,在学校外面餐馆吃了一次小年夜饭,别…

母亲做的酸枣糕

母亲又在做过年吃的酸枣糕,我开玩笑地对她说:“你在淘宝开个店,然后批量生产酸枣糕,我负责销售。肯定远销海内外!”母亲白了我一眼,自己家里人吃一吃,哪有那功夫卖给别人。 说实在的,母亲做的酸枣糕,手艺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