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知乎上经常收到这样的推送消息:“这个时代还有没有写博客的意义?”“博客时代已经过去,我们是否还有必要写?”嘿我就纳闷了,假如现在不流行洗澡,那你是不是就不去洗澡了? 写不写,是态度问题,与时代无关。 ...
20190330期的《新闻周刊》中《人物》栏目介绍的是一个大学毕业不久自己开办民居旅馆的小伙子,名叫赵祎依。他在家乡的一条安静的巷子里,或者说是街道里开了一个书店——“一个小书店”,与其说是书店,不如说书屋更合适。 ...
看了一期《奇葩说》,深有感触,这一期的辩题是: “生活在外地,过得开不开心要不要和父母说?” 不从辩论的角度,从为人子女的角度说一说。尽管我没有在外地学习或生活的经历,但就我而言,与父母分享自己的事情,开心的也好,烦心的也罢,都是很有必要的。 ...
和同寝室的一个同学聊天,他谈到他们家乡那边的一些事。他觉得现在很少有人在乎宗族关系,重视宗族文化,但他们家那边不一样,那儿大多数人姓李,同姓的人经常按辈分称呼,很少直呼其名,对于这个,我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宗族文化保留到现在,优缺共存,各地文化风俗不同,有人淡漠有人重视罢了。 ...
近两年最热的时政话题莫过于“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四十年,相当于我现在年龄的两倍还多,但是从我记事起,至现在,家乡确确实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
某个在博客上不分青红皂白乱说一气的人。 ...
在杂志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 奢侈品是给穷人用的,富人用的不叫奢侈品,而是日用品。 在理吗?我觉得有理。富人用惯了贵的东西,再贵点也无所谓了,而穷人不一样,他们攒半年甚至一年的工资才买得起的东西,那不叫奢侈品叫啥? 我可以这么说吧,我在上初一之前,对品牌货、杂牌货没有任何概念。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