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8年3月

生于斯长于斯

生于斯长于斯

——浅谈爱国

2018年2月20日,两男子身穿日本侵华战争期间的日本军装,手持带刺刀的步枪,旗子,在南京保卫战主战场之一的紫金山碉堡摆出各种pose拍照,并将照片上传至社交网络,引发网友热议。

无独有偶,在2017年8月,四名中国青年身穿仿制的二战日本军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合影,并将照片上传至微博。其实,像这类事件还有很多,许多网友站在思想道德的角度上去谴责他们素质低下,道德不行。也有网友站在历史的角度上去痛斥他们遗忘历史,在先烈的英魂上肆意践踏。但是,我想站在爱国的角度上谈谈“精日分子”。

之前,现任外交部部长王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被问到如何看待“精日分子”,他义正言辞地回了一句:“中国人的败类”没错,以我们现在的眼光来看,骂他们一句败类并不过激。他们身上流淌着中华民族的血液,行为上却是在侮辱中华民族。有网友曾问他们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脑海中是否浮现“爱国”二字,自然没有得到回答。但是我想他们的行动就是最好的回答。

115年前,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收到一封匿名信以及一万两千美金。信中写道:“谨此奉上一万两千美金,希望在贵校捐办一所汉学系。”而信的落款是“A Chinese Person”,一个中国人。他的名字叫丁龙,广东劳工,终生未娶,一辈子生活在一个美国贵族家中,他一生为仆。被当做“猪仔”一样卖到美国,他没有收到过很好的教育,他的文化水平不高,但就是这样的他却有一个如此坚定的信念,那就是要让中国的文化在美利坚的土地上落地生根。他成功了,“一个中国人”这样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却让他如此坚守着自己的信念,让祖国的文化能传扬海外。我们今天总问何为爱国,我想,对于丁龙来说,爱国就是让中国文化在四海飘扬,能够光华永世。

原北大校长马寅初曾说:“所谓北大精神,便是那种奉献牺牲的精神,便是贡献国家和社会,不计个人利害勇敢直前。”所以他在面对如潮水般涌来的批评时,依旧坚定自己控制人口的政策主张,“即使所有人都站在对面,但是我凭良心,我站在这边。”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

我们今天说何为爱国,其实爱国很简单,只是一个信念,一份坚持。爱国不一定要轰轰烈烈,只需要细水流长。祖国是我们的根,是我们的源。没有祖国就没有我们做人的尊严;没有祖国就没有我们所拥有的一切。

我们现在说何为爱国,其实爱国并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也并不是一个模糊的语词,它是一种生于斯长于斯的情感。它有时如小雨淅淅,有时如长河浩荡,但是它却滋育着每一个中华儿女的心田。

时光机

我们在时间的线条上行走

横轴与纵轴追赶着交叉

密密麻麻仿佛织成一张网

倘若遇上时光机

它诱惑着你:

“我载着你回到过去”

你是悄悄拒绝

还是悄悄跟随

 

时间的线条已成密网

我们都是一只小小的

追赶着的蜘蛛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吐着丝,织着青春的网

 

再遇时光机

定会悄然谢绝

无法从网中挣脱

看着明天,放下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