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自己的第一篇三千字小说:市长的“考核”

“啪!”

郝爱民把笔记本往办公桌上一扔,眼角似乎带着一丝愁怨。“哐当”一声,他在门口徘徊了数秒钟,拿上衣服,气冲冲地把门一关走了出去。恰逢今年2017年,党的第十九届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之年,离开幕也只剩下短短几个月,H市的市长严为民召集了该市各级政府官员,召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主要就是强调在十九大召开前夕,对H市进行更好的规划,但另外有一个重要的事,严为民正要通告,“同志们,党的十九大召开在即,为了检验同志们前一阶段的工作情况……”他端起桌上刚沏好的龙井,轻轻地抿了一口,润了润他独特的公鸭嗓,“同时也是为了更好的迎接十九大召开。下月底进行考核!”话音刚落,未等严为民整理自己的黑西装,台下就炸开了锅。“果然又有考核,只希望这次能及格咯!”“不要吧,我上次的题目到现在还没做出来呢。”郝爱民坐在前排,清清楚楚地看见市长严肃的表情,自己又立刻陷入了沉思。“你们有充足的时间做好准备,抓紧时间刷题,我期待你们取得好成绩!”

说到郝爱民这个人,他自从2010年成为A县的县长直到现在,整整七年,他牢牢地“占”着这个位子,可谓是无比的委屈,七年了,好歹也让我升一升啊!让我总待这小地方,是个人都会闷死去!就连晚上做梦,他也一直梦见自己升职调任……这次会议,郝爱民看到了升官的希望,尽管这希望的火苗不是特别耀眼,上次考核刚过不久,考核内容郝爱民记得清清楚楚,现在想想:

“如何深入展开‘精准扶贫’?”“如何理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对这些题目,他仍心有余悸,因为45分的成绩,他被判定大大的不及格,还受到市长的严厉批评,在众多同事的冷嘲热讽下,郝爱民的颜面丢得一干二净。男人的面子如同郝爱民日思夜想的升官发财一样重要,他誓死也要牢牢抓住这次机会,决心要在考核中夺得第一,拿到升官机会!

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难啊!自从新市长严为民上任以来,大刀阔斧地进行了一系列“爱民、为民”的改革。他打破以往市长亲自考察下级的惯例,自上任那天起,除非重大会议必须出席,其他时间闭门不出;一月一次审阅他发布的考核情况。而这一月一次的考核为他改革的重头戏,由他亲自命题,亲自打印试题,亲自召开会议进行考核,最后亲自审阅,甚至细心到亲自写评语,谈看法。对下级官员关心得无微不至。渐渐地,H市的各级官员在与市长的相处之中,习惯了他的做事作风。考核任务一下发,全市各地大大小小官员,放下手中大大小小的事,不管南方洪涝水患;不问北方泥石流;不理山区孩子求学问题;不睬农村旱灾困难,全部推给下属处理,自己一心钻研考核任务,一心沉浸于“学习”与“刷题”之中,只为考核占得头榜。

尽管现在已经是暮春之时,但这刮不尽的冷风吹得郝爱民头脑发晕。前几天,一个镇呈交的旱灾问题报告,到现在仍然放在他的办公桌上,单单在收到的时候瞟了一眼,就被喊去参加市长会议……郝爱民刚回到家,看到家门口前不久栽种的垂柳,立在土壤之中,只不过新芽待长,只有光秃秃的枝条在风中摇曳。他被这风吹怕了,穿上了上周在俄罗斯买的真皮大衣,头发被抹得闪闪发亮,随即穿上那双日擦夜擦,黝黑发亮的皮鞋,嗒吧嗒吧走出家门,叫上他的秘书小刘,开车去了新华书店。

一下车,他直往政法栏目冲去,险些被门口乞讨的流浪汉绊倒,最后郝爱民还是转过身往他身上踹了几脚。“《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英国古典哲学论》”“《毛泽东思想》”“《习近平治国政要》”,一本比一本厚的政治理论书籍被郝爱民一手又一手地从书架上抽下来,扔到了小刘手中。“嗯,这本《如何真正为人民服务》不错,小刘接着!”顺手抽出一甩,甩到小刘手中一堆书上,七八本堆在小刘手中高高的,像一座小山。看完这边,郝爱民又立即来到考试栏目下,把最近十年的公务员考试大纲,考试真题,统统拿下,踮起脚放在小刘手中那一叠书上,又从他那厚厚的真皮钱包中,抽出一张银行卡,扔给小刘,自己则悠闲地回到车中。慢悠悠地拿出手机,先是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消息:

“书已买齐,试题已备。准备开刷,坐等头榜!”接着又用他那白白嫩嫩的手指,在手机上快速滑着,找到他的小情人,“宝贝,等着我升官发财吧!”顺势带着一个“爱心”的表情发了出去。这时小刘把书放到了车中,拖着一双已不是自己的手又回到车中,掌着方向盘,回办公室。

郝爱民准备已久的方便面终于派上用场,他把自己和小刘锁在办公室中,房门紧闭,拉上了窗帘,更加显得幽暗。从书店买来的书整整齐齐堆在他的桌上。小刘坐在一旁,郝爱民拿起了笔,准备刷题。

与此同时,临近的一个镇,大批的村民正处于饥饿之中,去年闹旱灾,粮食颗粒无收,现在天气还是这么寒冷,种不出粮食,只能等待政府的援助,巴望着县长的到来。“小刘,你看这题,帮我找下书中相关的知识点!”说着,端起桌上的方便面吃了一口,热气充斥着周围。“是,县长!”郝爱民和小刘待在办公室已经三天,身上散发出的馊味引得苍蝇飞来飞去,小刘煤炭一般的黑眼圈,手越来越乏力,此刻真想拿着枕头倒下就睡。他看着县长,仍然活力十足,精神亢奋,心里偷偷抹了把眼泪,“我困啊!”他也只敢在心里想,不敢说出来。郝爱民又吃了几口面,手中的笔动了几下,又更加亢奋地站起身来,“大功告成!2016年的试题做完了!”仍旧精神抖擞“我先去洗个澡,小刘,继续帮我划重点。”满脸的精气神儿,洗完澡还得意地照了照镜子,红润的脸似乎掩盖了他沉重的黑眼圈。

县政府大楼前,站着两个人,邻镇镇长,和一个村支书。灰色的外套,袖子上打了又打的补丁,包不住雪白的棉花;深蓝色的长裤,在大红棕木门前十分显眼。他俩站在这已经一天了,在风中不断瑟瑟发抖,双颊早已被风吹得几乎快要开裂,双手紧握,塞在没多大用处的口袋里。两眼充满着希望与渴望。等待整整一天,只为县长开仓救济村民,救济处于饥饿中的村民。但是自从郝爱民买完资料“闭关刷题”那时起,政府大楼中除小刘和郝爱民,其他人都放假回家,而政府大门一直紧闭,只留个后门供郝爱民二人出入。碰巧小刘从超市买完方便面回办公室,刚到政府大门口,这俩人冲到小刘跟前,紧紧抓住他的胳膊,左晃右晃。“同志啊,我们镇的饥荒越来越严重了,你可一定要和县长反应啊!”一边说着,神情一边也显得更加焦虑。小刘用一双疲惫不堪的眼睛望着他们,含糊地回答着:“好的…好的…我们会反映的。”似乎在说着梦话。镇长和村支书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略显放心地离开了。

回到办公室,小刘放下方便面,即向县长汇报灾情,而县长两眼不离手中书,“行了,随它吧,你看着办吧。”小刘也只有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立即又进入“划重点”状态。他手中的笔快速在书上划过,抓着重点词句段,着重注明;而郝爱民眼下的黑眼圈越来越深,越来越黑,手中的笔不停地在试卷上写着。仔细一看,他两鬓之间白发多了不少,眼神更加空洞。已经刷完的试卷堆起来整整有半米来高,方便面的香味与墨水的臭味混杂在空中,弥漫着整个房间,带着严重的窒息感。

……

郝爱民的题刷完了,奋战十五天十四晚五小时三十二分,郝爱民的刷题之旅随着他最后一个句号的写下而结束。看着自己苦心奋战的辉煌成就不禁开怀大笑,摸了摸这几天长的胡须。“最终还是完成了,真不愧我好爱民啊!”“哈哈哈哈……”一阵大笑之后,只看见小刘累得趴在书上睡着了,嘴里还吐着几个字:县长,这里记得多记…县长,这里也是!手中的笔还在空中划着。

镇长将消息告诉了镇上的人,全镇犹如看到了希望一般,等待着。

月底的考核如期举行,严为民市长亲自下发试题,统一考核时间。郝爱民一脸得意,看着这些似曾相识的题目,心中乐得开了花,“这次我胜券在握!”……一番激烈的纸上斗争结束,严市长亲自审阅,不出三天,成绩出来。果不其然,郝爱民以满分高居榜首,市长对他特别嘉奖,同时郝爱民也被调往市里任纪委干部。消息传到郝爱民那儿,犹如天大的喜讯,他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兴奋地跑来跑去。脸涨得通红,一下子捏捏自己,看看是不是做梦,一下子抓着小刘,激动地拽来拽去。小刘心里还惦记着灾民那件事,“县长,那个…灾民的事怎么办?”郝爱民一脸不屑,但脸上仍有笑容:“不管了,升官才重要!”

苦苦等待中的百姓们吃光了家中所有的粮食,仍不见县长的人影。镇长,带着几个年轻小伙子,从县人民法院一直告到了省人民法院,引起省长郑惜民的注意……

郝爱民动身前往市中心就职。路途中,望见A县鸟语花香,人来人往的景象,不禁感慨:“多亏了我的治理。”此时省长连夜飞往H市,一下飞机,当即搜查并拘留了市长严为民,发现他的办公室中,堆积的试卷比郝爱民多了不止几倍,不仅公务员试题,就连近五年高考政治真题,样样俱全,摆放得整整齐齐,花花绿绿的封面十分显眼。同样,办公室中弥漫着方便面和墨水的气味。郝爱民刚走进市纪委办公室,没等他屁股坐热,不知所以然地就被省长带走了,一脸茫然和不知所措。

电视上新闻频道,郑惜民省长发表报告:“我们身为人民父母官,应当实事求是为人民服务,脚踏实地为人民谋福祉,奔小康,而不是动动嘴皮子功夫,纸上写几个字。要想真正做到为民、爱民、惜民,就应拿出实际措施……”郝爱民被人押着从摄像头前走过,眼神更加显得空洞,如同僵尸一般被人推着前进,嘴里支支吾吾吐出几个字:

“小刘…下次…下次要把——要把新华书店…买下来!”

显示评论 (30)

文章评论

  • Undeniably believe that which you stated.
    Your favorite reason seemed to be on the internet the simplest
    thing to be aware of. I say to you, I definitely get irked while people consider worries that they plainly do not know about.
    You managed to hit the nail upon the top as well as defined out the whole
    thing without having side-effects , people could take a signal.
    Will likely be back to get more. Thanks

    • 本文作者
    • 回复
  • Hello, I enjoy reading through your post. I like to write a little comment to support you.

    • 本文作者
    • 回复
  • Hi everybody, here every one is sharing these know-how, so it’s nice
    to read this website, and I used to go to see this webpage daily.

    • 本文作者
    • 回复
  • you’re really a good webmaster. The site loading pace is incredible.
    It seems that you’re doing any distinctive trick.
    Furthermore, The contents are masterpiece. you have done a magnificent process in this subject!

    • 本文作者
    • 回复

相关推荐

博客两周年

今天是2020年3月17日,两年前的今天,我的博客正式建立。想起2019年的总结没有写,干脆一块写进这篇周年祭里吧,我真聪明(狡猾)。 2019年总共发表52篇文章,总计字数39753字。当然这只是在…

许久的愿望

2020年2月28日是我18岁生日,第二天,我就游说我妈买了这样一套书桌,带一个比较大的书柜,带三个抽屉、一个储物柜。原本是900元,领劵850,再根据淘金币什么的、好评返现什么的,最后价格是835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