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杀神婿蓝采不和最新小说全文阅读

青山 2022-01-1115:56:22
评论
2468字
七杀神婿

七杀神婿

作者:蓝采不和

主角:杨藏风陈诗灵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七杀神婿

《七杀神婿》小说试读

跟家里交代清楚此事,简单收拾了点行李,我便踏上了去往江市的火车。

一路上我反复回忆着爷爷心中提到的那件旧事,心中颇为感慨。原来,当年陈诗灵之所以被送到我家门口,便是因为她的邪僻命格。

她的生日是在阴历十五。

俗话说,男不得初一,女不得十五。意思是说女人生日在阴历十五这天,是件很不好的事情。

一生不说大富大贵,也能衣食无忧。

偏偏陈诗灵出生的月份有些凑巧,阴历七月。

阴历七月十五,恰好是中元节,也就是常人所谓的“鬼节”。女性本就属阴,再加上七月十五这天为每年阴气最盛之日,故而这一天出生的女人会被称为“破月生”。

破月生也就罢了,陈诗灵出生的时分也极为邪乎,命格邪僻——此种命格者,极易招引‘邪祟’,并会给家中带来破家之忧。

在她出生三天之后,她的母亲便被克死,而当年陈家,也因此陷入极为棘手的麻烦之中。

无奈之下,陈家受人指点,一狠心将尚在襁褓中的陈诗灵放在我家门口。

当时爷爷将陈诗灵放在后院老屋中九九八十一天,便是以五雷正法灌入银项圈中,形成生辰坠,以暂时镇制陈诗灵的邪僻命格。

后来爷爷之所以让我和陈诗灵订婚,除了出于帮助陈家的意思,更多则是为我考虑。

毕竟,我是极为罕见的七杀命格。

七杀格也称偏宫格,被中国古代星命家定义为极凶之煞,一般身具此命格之人皆为枭雄之姿。

据爷爷说,若是在乱世的话,命主七杀之人绝对会出将入相。历史上的黄巢、张献忠之流,便都是这种命格。

七杀命格之人,一生命运多舛,即便是想要做个寻常人都不可得。我这种命格如果不加以破解,会对子孙后代产生极为严重影响。

而要破除这种影响,必须以其他几种罕见命格之人来化解——恰巧,陈诗灵的邪僻命格便是其中之一。

这也就是爷爷留信让我去娶陈诗灵的根本原因所在。

这些思绪不断在脑海中乱窜,晕晕乎乎的我就到了江市。随便找了个小旅馆住下,放下行李我随便拦了辆出租,准备直接先去陈家看看。

路上,我跟司机师傅简单打听了一下,才知道陈家这些年果然是顺风顺水,据说隐隐间有问鼎江市首富的实力。只是陈老爷子早年间就去世了,现在偌大的陈家,皆是由陈老夫人执掌。

而待我到了陈府大门外面,观察了一下陈家地势,忍不住赞叹的点点头。

陈府占地足有五百多平,大门正对着一汪湖水。

活水入明堂,乃聚财之像!

当我看到挂着鲜艳的喜色彩旗之时,有些发愣。

尤其是当看清楚“祝贺王奕巽&陈诗灵订婚誌囍”的红色横幅时,我身形晃了晃,瞬间有些站不稳了——陈诗灵,竟然在跟别人订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这么一瞬间,我真想冲进去好好问问陈家是什么意思。好歹当年也是在我爷爷的主持下,我和陈诗灵完成了订婚仪式。

而且要不是当年爷爷出手,陈诗灵或许早就因为古怪命格而失去性命,而陈家也因此灰飞烟灭了,哪里还有现在如此大的声势?

可现在陈家竟这么做,难道说陈家要背信弃义?

强行压制住了心中的不满,我找了附近一处楼顶,远远的仔细观察起院中情形来。此刻的陈家院中喜气冲天,但我却从陈家人脸上,看到了隐隐间的黑气。

面罩黑雾,此为遭灾受难的前兆。

很快我便锁定了陈诗灵的位置。

远远望去,我发现此刻的陈诗灵,早就出落的亭亭玉立,如同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浑身散发着清灵的气息。

尤其是那一双眸子,灵动间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让人忍不住要多看两眼。

只是当我看清楚她脖子上的生辰坠之后,瞳孔当即一缩。

虽然以前我没见过生辰坠的样式,但凡是此种克制之物,一般会以纯银制作,灌注以灵力开光,以达到镇制邪祟的作用。

按理说开过光的生辰坠应当闪灵光,但此刻陈诗灵脖颈上的生辰坠,却黯淡无光,甚至隐约间有了裂痕——或许,这便是陈家人面罩黑雾的原因所在!

当我的目光挪到订婚男方面庞上时,略微施展观望之术,便发觉此人两眼昏暗无光,眉心笼罩着一丝氤氲气息,尤其是那嘴角的法令纹,竟然堪堪折断于嘴角附近。

正所谓法令过浅,必定短寿。

此人的命格极为普通,根本难以承受陈诗灵的邪僻命相。如果他继续和陈诗灵呆在一起,不出半月必定殒命。

“爷爷啊爷爷,你肯定没想到这一出。”

我暗叹口气,只觉得心寒无比。

看到陈家一派欢天喜地的订婚景象,我第一反应是转身离开。可一想到爷爷当年安排了这一切,甚至信中点名要我来娶陈诗灵,又觉得不敢忤逆爷爷的意思。

正当我愣神间,忽然发现陈诗灵脖颈上的生辰坠裂痕,竟然隐隐间有些扩大的痕迹。

当下我心中暗惊,难道她的命格竟如此邪祟,竟然在隐隐间冲撞这镇制之物?

就在此时,远处的陈诗灵似乎感觉到生辰坠有些不舒服,准备抬手取下。

一旁的陈老夫人见状,忙抬手做了个阻止的动作,陈诗灵这才作罢,不过脸上却露出不解之色。

我心中一动,隐约间意识到了点什么:难道,陈诗灵并不知道这生辰坠的用途?否则的话,她刚刚怎么会有取下的动作?

在远处观察了半响,犹豫了好一会,我最终还是决定进陈家一趟。

陈家可以忘恩负义,我却有些话不能不说!

没想到,临到大门口的时候,一个保镖模样的家伙拦住了我。我这才知道,原来陈家的订婚宴,并非是所有人都能进去的。

“告诉陈老夫人,我是青乌圣手的后人,为陈诗灵而来!”

无奈,我只好是让保镖给传个话,又给他留下了我临时落脚的地方,便转身离开了。

我相信,只要陈老夫人脑子没问题,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必定会来找我。

一路奔波劳苦,回到小旅馆我便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敲门声响起,我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飞快跑过去开门,只见一位体态端庄的老妇人站在门前,神色严肃的望着我。

正是陈老夫人!

只是没等我说什么,她忽然很鄙夷的看了我一眼:“你是杨家人?”

“对!”

“来了也好!”

陈老太太嫌弃了看了一眼我所住的房间,丝毫没有进来的意思,冷冰冰道:“如果你是为了灵儿而来,我可以告诉你,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别找不自在!”

听到此处我皱了皱眉头,本来想说生辰坠的事,话到嘴边,却又换了个话茬道:“那我和陈诗灵的婚约呢?”

小说《七杀神婿》 第2章 破月生 试读结束。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