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吻私欲》by君不弃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3-11-14 07:54

烈吻私欲

烈吻私欲

作者:君不弃

主角:秦桑盛煜

豪门甜宠小说《烈吻私欲》,是由作者“君不弃”精心打造的,书中的关键角色是秦桑盛煜,详情介绍:叶淮立即给旁边的保镖使了个眼色,保镖立即领命赶过去解救。保镖不敢触碰秦桑,只一把夺了她手中正要饮下的酒杯,另一只手直接摁……...

烈吻私欲

《烈吻私欲》小说试读

“没包过。”盛煜冷眼看她,嗓音讥冷:“我嫌脏。”

秦桑难堪又羞愤的撇了撇嘴:“那盛总还要包我,不嫌我脏?”

“嫌你?”盛煜扣紧她的细腰,似笑非笑的捏着她的下巴,冷漠的盯着她的眼睛,浪荡冷沉:“你哪我没亲过?亲的你还很爽。”

“你!——”

秦桑到底听不来这种字眼,羞愤的抬手就要打他,却被盛煜直接抓住手腕往怀里一扯,猝不防的整个人就迎面趴进男人的怀里。

“秦小姐这么迫不及待。”盛煜低头看趴在胸口的人,轻慢浪荡的冷嗤出声:“想现在就开始?”

“**!你放开我。”

秦桑在男人的怀里拼命挣扎着想要与他拉开距离。

“秦小姐还是省省力气吧。”盛煜单手将人在怀里摁的更紧,另一只手慢条斯理的划过她的脸颊轻捻她的耳垂,动作极尽暧昧,眼底却无限薄凉,看着她似笑非笑的冷哼:

“今晚,我不喊停,你都得受着。”

他指腹沁凉,动作暧昧惹得秦桑情不自禁的轻颤,心跳都跟着乱了一拍,慌乱中下意识再次挣扎要推开他,却听到男人冷漠中透着不耐的声音冲击着耳膜:

“秦小姐要是想,也可以现在开始搞。”

他故意曲解她的动作来威胁。

秦桑倒也真的不敢乱动了,他身上的气压很低,让人没来由的畏惧,让人忍不住想他说得出就做得到。

五年,想来彼此都变了,早已物是人非。

秦桑永远记得初见时,是怎样被他干净清俊的外表所吸引。

那是她高三毕业的暑假,追剧的APP会员到期了,剧只剩下了一集没看,听同学说有家网吧的电脑可以直接看,便没再续费,去了网吧补上大结局。

那个盛夏的傍晚,秦桑穿着白色的短袖和一条浅色牛仔裤,长发扎了个丸子头,撑着一把遮阳伞在晚霞中走进一家网吧。

吧台前,刚收起遮阳伞就听到一道随性机械般的男声:“身份证。”

还背对着吧台的秦桑立马掏出身份证转身递过去,未曾想这一转身,好似有强劲的光芒映入眼帘,惊艳了她整个世界和人生。

那时的盛煜也穿了件简单的白色宽松短袖站在吧台后正低头与坐在椅子上要身份证登记的男子说话,简单的短袖被他穿的清俊出尘,利落的黑短发微微遮住眉骨,侧颜优异决绝,每一处线条都像是经过精雕玉琢般完美。

大抵是察觉到她的目光,低头与人说话的少年冷不丁的偏头看了过来。

就这样秦桑与他猝不防的对视上了。

好帅。

从未见过生的这样好看的人。

那是秦桑对盛煜的第一印象。

他身上有种浑然天成的华贵气,干净、清俊,冷漠疏离,与她生活的这座小城显得格格不入。

那一瞬间,秦桑甚至听到了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更是清楚的感受到耳根有些发烫,攥着身份证的手无意识的默默攥紧。

下一秒,盛煜意味不明的扫了她一眼,旋即直接低头在吧台后坐下。

同一时间,一直没拿到身份证登记信息的少年郁闷的站起身不耐烦的要再次催促,却在一抬头看到秦桑时,满眼惊艳中好脾气的吊儿郎当道:“美女,身份证登记一下啊。”

“喔,抱歉抱歉。”陡然被拉回思绪的秦桑,红着脸尴尬的迅速递上身份证:“给。”

却在心里暗暗后悔今天为何要穿这身短袖长裤,而没有穿自己最喜欢的那件漂亮裙子……可是,也只敢在心里想想,因为她甚至不敢问他的名字,连片刻的对视都会没来由的紧张、畏手畏脚的生怯。

她从小循规蹈矩惯了,是所有长辈眼中的好孩子乖孩子,从不敢做任何出格的事情,与一个男孩子谈情说爱更是那时的她从未想过的事。

所以,后来如果不是盛煜主动追她,大概这一辈子,这个一眼惊艳她的少年也只能默默藏在秦桑的心里。

只是如今,彼此终究还是成了遗憾。

————

一路上,被盛煜紧扣在怀里的秦桑没再做无畏的挣扎,加上酒的后劲愈加上头,逐渐有了些晕眩感,努力撑着不让自己昏睡。

车子一路开到郊区的一栋中式庄园。

白墙黛瓦,山石浮雕,亭台楼阁间且有山水环绕。

古色古香的气派又庄严。

是秦桑喜欢的中式风。

卧室里,秦桑是直接被盛煜抱着扔到了床上,不太温柔,摔得秦桑冷不丁的轻呼出声,细眉微皱着自己拖着微醉的身子挣扎着坐起来。

此时,佣人送回来一碗盛煜在路上提前通知准备好的醒酒汤。

盛煜亲自接过汤碗走到床边,声音依然冰冰冷冷的像是在下令:“醒酒汤喝了去洗澡。”

坐在床沿的秦桑仰头看了眼居高临下站在面前的盛煜,局促不安的轻声道了句:“谢谢,不用了,我提前吃了解酒药。”

明明脑袋是有些醉晕晕的,可本能般的不想让他以为她把自己处在了危险里,可脱口而出后又觉得没必要。

她晚上是和朋友一起去的那家酒吧,本是只喝了饮料就离开了,但走出了酒吧门发现丢了东西,这才一个人回去寻找,东西在那群无赖手里,好在身上有没来得及吃的解酒药,与那群无赖周旋中掐准时间吃了解酒药。

然而她的话听在盛煜耳里却阴沉沉的皱起了眉。

提前?

已经这般熟练了吗?

盛煜低头紧盯着她,语调讥诮阴冷:“你倒是准备工作做的挺细致,挺熟练。”

“嗯?”

微醺的秦桑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再次因产生误会而说出的话,下意识的细眉微皱着轻轻歪头望着他反问。

秦桑生的一张与世无争又倾世绝代的脸,很柔很美,如出尘不染的皎月,一双含情勾人的桃花眼,左眼角下一颗泪痣,红唇娇诱,整个人楚楚动人,很能激起人的保护欲和怜爱。

很多时候,她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都会有一种遗世独立的美好。

而此时,一双天生含情的桃花眼里闪着微醺迷醉的困顿,就这样轻轻歪着脑袋仰着脸望他。

仅仅如此便足以让盛煜这五年来压抑在内心的所有不甘、所有恨,都瞬间消失殆尽,只剩怜爱和失而复得的心动。

也或许他从未对她有恨,只有爱而不得的遗憾和对当年发生的种种事件的挫败甚至…自责。

盛煜看得失神,随手放下手中汤碗,便情不自禁的双臂撑在床沿缓缓弯下腰吻上那片令他思念成疾的红唇。

很轻。

是他今晚第一次的温柔。

小说《烈吻私欲》 第3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