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念萧靖尘是什么小说免费版阅读抖音热文

发布时间:2023-11-11 19:17

大越的冬天格外冷

大越的冬天格外冷

作者:绯色琉璃

主角:周念萧靖尘

《大越的冬天格外冷》是绯色琉璃创作的一部令人过目难忘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周念萧靖尘经历了曲折离奇的冒险,同时也面临着成长与责任的考验。小说以其紧凑扣人的情节和鲜活立体的人物形象吸引了大量读者。这样的身份,说实话,他是不愿意让她成为顾家儿媳的,奈何顾云瑾喜欢,他也没别的法子。……。...

大越的冬天格外冷

《大越的冬天格外冷》小说试读

第16章

林蔚奉命盯着周念,没想到差点被她发现。

当周念扔出暗器时,他原本是来得及躲开的,却因为自负想要看看她到底用的是什么暗器,被她就这么刺中。

那么瘦弱的身躯,居然能用绣花针作为暗器,简直匪夷所思!

在原地怔愣了片刻,他带着一脸的不解瘸着腿走了。

周念次日又在院子里找了很久,却什么痕迹都没找到,她怀疑是自己听岔了,根本什么人都没有。

何氏今天看起来精神好了许多,瞧着周念不住地笑。

“念念长大了。”何氏打量着周念道,“我的女儿真美。”

“娘,你恢复了?”周念惊喜地看着她,“当真完全好了吗?”

“大概是好了吧?”何氏淡淡地笑,眼中满是慈母的温柔,“就是突然觉得眼前都清明了,看到我的女儿长大成人,十分感慨。”

这么多年发生的事情,其实她都是清楚的,只是被迫困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无法与其他人说明。

“太好了!”周念将她紧紧揽入怀中,低声道,“娘,你好了我很开心,可如今我们还没有足够的实力,所以不得不委屈娘,先不要表现出自己好了。”

“我明白。”何氏拍了拍她的肩,“都疯了这么多年,演起来得心应手,你放心就是。”

“好。”周念颔首,“我们得想法子重新在国公府站稳脚跟。”

“我不会让我的念儿再受委屈。”何氏的手轻柔地穿过周念的发丝,“他们所做的一切,都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只要娘好起来,我就不委屈。”周念的情绪在此受到这具身体的影响,落下泪来,“这次我要好好去感谢盛大夫。”

两人正说着话,外面突然有人敲门:“小姐,老爷说,让你去趟西园。”

闻言,何氏下意识地抓紧了她的手,眼中满是担心。

周念却给了她个安心的眼神,留下她一人,自己则去了西园。

西院内,周珉与张氏左右坐着,面色都十分凝重。

只是张氏,那目光看似凝重,眼底却全都是看好戏的神情。

周湘更是一直在冷笑,眼中满是幸灾乐祸。

“周念,你前几日出去做什么去了?”周珉厉声问。

“去医馆,给我娘开药。”周珉如实说,“期间都戴着纱帽。”

她能感觉到,肯定是出了什么有损家风之事,否则周珉不会这样严肃。

“你戴着纱帽没错,可你......”张氏叹了口气,“念念,你是不是去见谁了,你在大庭广众之下见也就罢了,怎么能去那种地方呢?”

周念心头突地一跳,怀疑自己是去青楼被人瞧见,告诉了周珉。

瞧着她沉默,张氏更是来了劲儿,继续上眼药:“姑娘家,若是你有喜欢的人,可以告诉我和你爹,我能不给你做主吗?”

“姨娘这话什么意思?”周念反问道,“念念出去只是去医馆,并未出入任何不该去的场合。”

“你没去客栈包间,与人......”周珉顿了顿道,“与人见面?”

他原本想说“私会”,但周念到底是他的女儿,这话太难听,他还是换了个说法。

听到是客栈,她长长地呼出口气,看来应该是有人想要造谣生事。

“客栈?”周念睁着无辜的双眼问,“爹,我从未去过任何客栈,我手里没有银子,也没坐马车,那么短的时间,只够去医馆,根本没有去客栈,爹爹可以去问问门口的守卫。”

“念念,你快别气你爹了。”张氏觉出她话里不对劲,立刻接口道,“今天听到旁人说你与人私下见面,气得都没去上朝,饭也没吃。”

好在,周珉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念说了什么,面色依旧阴沉。

“爹爹,我只是在解释。”周念只盯着周珉,眼中满是委屈,“身为嫡长女,虽然有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但我深知自己肩上的责任,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女儿很清楚。”

原主若是稍微出格些,跟顾云瑾私定终身离开国公府,怎么都比现在过得好些吧?

因此,她说这话时,周珉的神情有所松动,目光也不似方才那般冷厉。

张氏见状,不动声色地道:“你这傻孩子,你知道什么不该做,所以私下见面,奈何被人瞧见,堵不住悠悠众口。”

“被谁瞧见了?”周念转而看着她问,“姨娘,我与二妹妹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们得好好找到这个造谣生事之人,否则我们国公府的女儿,名声都会被毁掉。”

张氏:“......”

她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倒打一耙,甚至要将周湘都赔进去。

“你住口!”周湘急了,怒斥道,“你做的好事,与我何干?”

张氏横了她一眼,拍了拍手,一男一女两人被推着走进院子,手脚都绑着。

“若非此人说得信誓旦旦,妾身也不敢乱说。”张氏温和地道,“就想着这种事说开了也好,得还念念清白不是?”

那男人嘴里的破布被刘嬷嬷取出,干瘦的身子跪下去,磕头道:“国公爷,小的不敢撒谎,的确是亲眼看到嫡小姐去了客栈。”

“是啊,国公爷。”女子也哭诉道,“求国公爷开恩,小姐的确是去了我们客栈,我们也是为了保命,一句话都没敢往外传!”

他们说完话,周珉的神色果真更难看了,面色黑沉,锐利的眼眸紧紧盯着周念,等着她给自己一个说法。

张氏得意地笑了,看着周念就像是看着个死人。

败坏家风的女儿,周珉只会让她去死!

“你说嫡小姐去了你们客栈?”周念冷声问,“我们嫡小姐可从未出过门,你可认得她?”

“小的......”男人突然停顿,抬起头环视一周后,目光定格在周湘那里,“这不就是嫡小姐吗?之前小姐坐马车,我们在街上见过的。”

“你胡说什么!”周湘怒骂道,“你何时见过我?”

这是周湘生平第一次不想承认自己是“嫡小姐”,心里十分憋屈。

“你看到的,当真是这里坐的这位小姐?”周念却不给她丝毫喘息的机会,而是借着问,“你看清楚了?”

男子怔愣住,一时不知该如何接口,悄悄看向张氏,却见她根本不理会自己。

其实他并不认得嫡小姐是谁,只是瞧见院子里坐着的人里面,唯一年轻的就是周湘,便认了她。

他支支吾吾地道:“我,我当时天阴着,没看清。”

“没看清吗?”周念温声问,“既然没看清楚,那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到国公府来随意污蔑还未出阁的小姐?”

闻言,张氏蓦然握紧了十指,眼中闪过慌乱。

小说《大越的冬天格外冷》 第16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