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洁癖——语言洁癖

我是在刘瑜写的一篇题为《词语洁癖》的随笔中了解到“词语洁癖”这么个新奇的词。

刘瑜了解到自己有“词语洁癖”是源于朋友的一句话:我这个表,是在友谊商店买的,500美金。刘瑜对此是这样一番反应:

不就是个美元吗?为什么要说美金呢?难道一个国家有点钱,连个货币名称也要拽一点么?

我看到这,不禁掩嘴笑了笑,着实在理,估计世界上带“金”字的货币名称只有美元吧?(当然,我知道这是美元金本位制的缘故)咱们中国虽然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钱挺多,但我们没有在人民币后面加个“金”字,人民币金,说着听着都别扭。

回到正题,词语洁癖,仔细想想我倒不是很严重。尽管骂人的粗话知道不少,但是不会经常喷出口,实在是被惹毛了,几句粗话爆出口也是在所难免的,我想这也是人之常情吧。因而我对于别人爆粗口,我也不反感,反而觉得很正常。

我最不喜欢听到的是带有一些等级色彩的词语。就好比刘瑜写的,“高尚住宅”,啊,难道还有卑鄙住宅不成?明显的高尚——卑鄙,一种等级色彩就出来了。有些人总以为自己高人一等,说什么都可以口无遮拦,做什么都可以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自然而然,从他们嘴里听到一些有等级意味的词语不足为奇。另外一个我比较反感的是带有命令性质的词语,类如“给我做……”“给我买……”“听到了没有……”,这些话我在老师那里听过不少,师生之间是平等的,如果老师要学生帮忙做事情,也应该说个“请”字,pardon?班主任好几次要我统计每次月考成绩,要不口头和我说,要不就是QQ上通知我,我做好了,也没有见老师说句谢谢。

说是“词语洁癖”,不如说是“语言洁癖”。别人说的某些话,可能中听,可能难听,可能让你觉得喜欢,也可能让你觉得厌恶。这便是“语言洁癖”。

附文:《词语洁癖

发布者

青山

一个热爱生活,喜欢写作,喜欢博客,热心交友的高中森。

《词语洁癖——语言洁癖》上有33条评论

  1. 文字能够深究,语言也是如此,尤其是对自己特别感兴趣的人——TA写的每一个字,和说的每一句话。

  2. 美金只是国人对美元一种非正式场合的叫法而已吧,长期形成的语言习惯,就像古代皇帝动辄赏千金赐万金,那都并非真正的黄金,代指货币罢了。

  3. 我倒觉得你的那个朋友矫情了。粗俗点说就是拿无知当个性。多人用的词就“被用旧了,用脏了,这样的词,也遭人烦?”???这样的观点,实在难以苟同,相反这些词恰好能很好的传达出某种社会现象或者标的,更具使用价值,是优秀的词语。
    另外,如果我是你老师看到你为索要“谢谢”而抱怨的话,往后肯定不会关注你这个学生,也不会指派任何事务于你。为何?太计较了,这样的人用不起来。

  4. 好好奇,你被惹毛后会是什么样子的。lol
    不喜欢带命令语气的词,应该不算是 词语洁癖 吧?这里再考量考量?
    我来给你破功,我命令你:你给我长帅点!

  5. 人民币是纸啊……
    美国从1944年允许各国用美元直接换黄金,1971年废止。这期间把美元叫美金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现在美金的叫法怀疑是从香港电影里流传下来的。
    老师使用祈使句要分场合,要区分对待英语里的Order和Request。如果是学生应该做的,比如“把第二段背一下、值日生把垃圾倒了”那就没什么问题,毕竟交流多繁文缛节没必要。如果求人办事不用“请”、“麻烦”,那就是人品问题了。
    我觉得这不能叫洁癖,是人都有脾气,都会分个好赖话,不会听不成傻子了。

      1. @青山 美元的基础是黄金,在黄金的基础上超发。
        人民币的基础是外汇储备(主要是美元),在美元超发的基础上再次超发。
        所以人民币的含纸量更高。

  6. 是的,每个人都有语言洁癖,总有一些话(或者说是表达的方式),是别人不愿意听到的。所以想要表达什么的时候,一定要先思考一下,这样说会不会引起对方反感呢?

  7. 看了这篇文章,突然发现我的词语洁癖真的是挺严重。他和别人聊天听见:哦,呵呵,这类词我都不太想和他继续聊下去了。

  8. 师生之间必然是不平等的,尊师敬长,老师就是和和长辈是一个等级的。但”有些人”就不一样,他们总有一些”鄙视他人的‘优越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