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做的酸枣糕

图片来源于网络…

母亲又在做过年吃的酸枣糕,我开玩笑地对她说:“你在淘宝开个店,然后批量生产酸枣糕,我负责销售。肯定远销海内外!”母亲白了我一眼,自己家里人吃一吃,哪有那功夫卖给别人。

说实在的,母亲做的酸枣糕,手艺不输别人。每年十一月底做的几斤酸枣糕,只够我们吃到年初,接着就得再等十个月再做新的。辣中带甜,甜中有辣,是我对酸枣糕的深刻印象。

我曾目睹过母亲制作酸枣糕的全过程,从采购到制作。原料是酸枣,家附近原先有一棵长得挺高的酸枣树,每年到了成熟的季节,树上就会有大个的成熟的酸枣掉下来,小孩子们便跑到树下,将捡到的酸枣往衣服里塞,更有大人拿着竹竿敲酸枣,招呼自家孩子在树下捡。但是近几年树下被人倒满了垃圾,苍蝇横飞,很少有人进去捡酸枣了。我跟着母亲来到一条古色古香的老街,这条街上铺的还是带青绿色的石砖,两旁的屋舍、店铺盖着青瓦,门还是那种可拆卸的折叠式的木门,时常看到老人从这边去那边串门。母亲说这条街上的酸枣质量很好,当地人自己在酸枣树下捡的,颗颗泛黄,又大又软。

母亲是个十分注重细节的人。买完酸枣回来,她一颗一颗看过去,将快要腐烂的、不合格的挑出来,剩下的一颗一颗放到水里清洗。将酸枣分几次放到高压锅内大火高压蒸熟。待到蒸熟时,厨房里弥漫的是酸枣的味道,又酸又香,让人不禁咽口水。在雾气缭绕中,母亲将蒸熟的酸枣趁热倒进一个大盆子里,用炒菜的铲子、空啤酒瓶的底部去挤压,让里面的酸枣皮与果肉完全融合在一起,再用小勺子将里面的酸枣核挑出来。已经准备好的熟红薯与已经去核的酸枣泥混合在一起,倒入辣椒粉、白砂糖,不停地搅拌,再搅拌。我记得这时候我最喜欢做的就是拿一个小勺子,母亲一边做,我一边挖着酸枣泥吃,那个时候的味道,甚至比已经做好的还要美味,软软的,又甜又辣。从嘴巴里拿出来勺子又放进盆里,吃够了又围着母亲跑来跑去,现在想想,曾经吃的酸枣糕,有我们的口水和脚下的细细灰尘。

每一块酸枣糕都是长方体状的,体积和一个铁皮文具盒差不多。放在太阳底下自然晒干,装进袋子密封起来。待至年末再拿出来,上面的紫苏粉已经覆盖,扑鼻而来的是它的清香。切成长条状,放入果盆,外表是覆盖了紫苏粉的灰褐色,里面是辣椒粉与酸枣泥的棕红色。

辣中有甜,甜中有辣,虽甜但是不腻。母亲做的酸枣糕,虽没有商店里出售的那样美观,但是其中有母亲的汗水,有童年的回忆,有家的味道。

母亲做的酸枣糕》上有46条评论

  1. Sam.Z

    母亲做的东西,小时候不觉得其意义,长大了才发现吃一次少一次,往往我们不是在吃一样东西,而是亲情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