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母亲做的酸枣糕

图片来源于网络…

母亲又在做过年吃的酸枣糕,我开玩笑地对她说:“你在淘宝开个店,然后批量生产酸枣糕,我负责销售。肯定远销海内外!”母亲白了我一眼,自己家里人吃一吃,哪有那功夫卖给别人。

说实在的,母亲做的酸枣糕,手艺不输别人。每年十一月底做的几斤酸枣糕,只够我们吃到年初,接着就得再等十个月再做新的。辣中带甜,甜中有辣,是我对酸枣糕的深刻印象。

我曾目睹过母亲制作酸枣糕的全过程,从采购到制作。原料是酸枣,家附近原先有一棵长得挺高的酸枣树,每年到了成熟的季节,树上就会有大个的成熟的酸枣掉下来,小孩子们便跑到树下,将捡到的酸枣往衣服里塞,更有大人拿着竹竿敲酸枣,招呼自家孩子在树下捡。但是近几年树下被人倒满了垃圾,苍蝇横飞,很少有人进去捡酸枣了。我跟着母亲来到一条古色古香的老街,这条街上铺的还是带青绿色的石砖,两旁的屋舍、店铺盖着青瓦,门还是那种可拆卸的折叠式的木门,时常看到老人从这边去那边串门。母亲说这条街上的酸枣质量很好,当地人自己在酸枣树下捡的,颗颗泛黄,又大又软。

母亲是个十分注重细节的人。买完酸枣回来,她一颗一颗看过去,将快要腐烂的、不合格的挑出来,剩下的一颗一颗放到水里清洗。将酸枣分几次放到高压锅内大火高压蒸熟。待到蒸熟时,厨房里弥漫的是酸枣的味道,又酸又香,让人不禁咽口水。在雾气缭绕中,母亲将蒸熟的酸枣趁热倒进一个大盆子里,用炒菜的铲子、空啤酒瓶的底部去挤压,让里面的酸枣皮与果肉完全融合在一起,再用小勺子将里面的酸枣核挑出来。已经准备好的熟红薯与已经去核的酸枣泥混合在一起,倒入辣椒粉、白砂糖,不停地搅拌,再搅拌。我记得这时候我最喜欢做的就是拿一个小勺子,母亲一边做,我一边挖着酸枣泥吃,那个时候的味道,甚至比已经做好的还要美味,软软的,又甜又辣。从嘴巴里拿出来勺子又放进盆里,吃够了又围着母亲跑来跑去,现在想想,曾经吃的酸枣糕,有我们的口水和脚下的细细灰尘。

每一块酸枣糕都是长方体状的,体积和一个铁皮文具盒差不多。放在太阳底下自然晒干,装进袋子密封起来。待至年末再拿出来,上面的紫苏粉已经覆盖,扑鼻而来的是它的清香。切成长条状,放入果盆,外表是覆盖了紫苏粉的灰褐色,里面是辣椒粉与酸枣泥的棕红色。

辣中有甜,甜中有辣,虽甜但是不腻。母亲做的酸枣糕,虽没有商店里出售的那样美观,但是其中有母亲的汗水,有童年的回忆,有家的味道。

显示评论 (48)

文章评论

  • Hey would you mind stating which blog platform you’re using?

    I’m planning to start my own blog soon but I’m having a difficult time deciding
    between BlogEngine/Wordpress/B2evolution and Drupal.
    The reason I ask is because your design and style seems different
    then most blogs and I’m looking for something
    unique. P.S My apologies for getting off-topic but
    I had to ask!

    • 本文作者
    • 回复
  • Have you ever considered about including a little bit more
    than just your articles? I mean, what you say is important and everything.
    But imagine if you added some great images or video clips to give
    your posts more, “pop”! Your content is excellent but with images and videos,
    this website could certainly be one of the very best
    in its niche. Awesome blog!

    • 本文作者
    • 回复
  • 看起来很好吃哦

    • 本文作者
    • 回复
  • 一定很好吃的吧

    • 本文作者
    • 回复
  • 酸枣这玩意儿也能叫树?我觉得你说的酸枣跟我所认识的酸枣八成不是同一种东西。

    • 本文作者
    • 回复
    • @大致 可能地区不同,文化有差异,不过我们这酸枣,确实是长树上。

      • 本文作者
      • 回复
  • 家里做的美食是无可替代的

    • 本文作者
    • 回复
  • 幸福的孩纸,看做的这么麻烦,感觉没法大批量的做啊,量不大的话还不如自家吃呢。

    • 本文作者
    • 回复
  • 远在他乡,临近过年,看到博主的文字,勾起了回忆。

    • 本文作者
    • 回复
  • 请教下这语音如何弄!

    • 本文作者
    • 回复
  • 11

    感同身受,博主写的好!

    • 本文作者
    • 回复
    • @11 谢谢,有机会可以尝试下。

      • 本文作者
      • 回复

相关推荐

博客两周年

今天是2020年3月17日,两年前的今天,我的博客正式建立。想起2019年的总结没有写,干脆一块写进这篇周年祭里吧,我真聪明(狡猾)。 2019年总共发表52篇文章,总计字数39753字。当然这只是在…

许久的愿望

2020年2月28日是我18岁生日,第二天,我就游说我妈买了这样一套书桌,带一个比较大的书柜,带三个抽屉、一个储物柜。原本是900元,领劵850,再根据淘金币什么的、好评返现什么的,最后价格是835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