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试读主角左微月娄淮小说

渣了偏执反派后,我跑路失败了

渣了偏执反派后,我跑路失败了

作者:一方朔漠

主角:左微月娄淮

古言虐心题材小说《渣了偏执反派后,我跑路失败了》是“一方朔漠”大大的原创佳作,该书以左微月娄淮为主角,主要讲述的内容有:刚准备尴尬往后撤,和他拉开距离,就被他无意识呢喃的声音吸引去注意力。“热......”少年昳丽面……...

渣了偏执反派后,我跑路失败了

《渣了偏执反派后,我跑路失败了》小说试读

太监狠踹了两脚产生的疼痛在缓慢消失。

他已经受了刑罚,本该没了感觉的双腿也生出一股密密麻麻的痒感。

这是他上辈子一直渴望能够再拥有的感觉,现今突然得到后,他先是神色一怔,紧接着鼻头有些发酸,眼尾也有点热热的。

左微月看出他情绪的巨**动,有点不是很明白。

他腿上的伤势还能带有血腥味,便说明伤是最近受的,可他如今的反应怎么看起来像是已经双腿残疾很久了一般?

没等她想明白,她的注意力就被罩在她身前的高大阴影吸引去。

少年眼尾薄红,微颤着右手扶住身侧木桌,缓慢站直身子后眸内仍旧余留几分不可置信。

他试着往前走了一步,发现双腿的确恢复了那种支撑身体该有的感觉后,还想再往前走走试试。

但双腿刚刚恢复,不适合这么快就频繁活动。

眼看他就要倒下去,左微月眼疾手快,两个跨步上前搀扶住他右臂帮他站稳。

浓烈竹香包裹住她后,让她怔了一下,而后想起正事,拧眉教训起娄淮:“你这麻瓜这么着急干什么?不知道刚刚恢复需要先缓缓静养吗?”

娄淮在她的搀扶下站稳身子,看向她搭在他右臂的双手,的确感受到从她身上传来的凉意后,眸露不解神色,用右手去触碰她拟态身形。

然,还是和上次一样,触碰到一片虚无。

可他又的确能感受到她的触碰,这是为何?

左微月看出他的疑惑,扶着他坐好后做起了解释:“我现在拿回来的魔法力量不够多,所以只能由我单方面触碰你和别的人或者是物。”

“魔法力量,这又是什么?还有你之前说的麻瓜,又是何意?”娄淮既然已经通过双腿恢复确定,左微月的确是有些本领在身的戒灵。

那么对于她的事情,他自然也得弄的越清楚越好,毕竟日后他们二人还要进行长久合作。

左微月继续答:“魔法力量就类似于你们这里话本子上说的仙术,至于麻瓜,就是像你这样没有任何魔法力量的普通人。”

魔法世界也有一些穿书古代小说,她之前打发时间的时候看了不少,所以对于书中古代世界的了解还是有一些。

接连回完娄淮两个问题,左微月想起她除了从太监们口中知晓他的身份名讳,别的一无所知。

遂问起他,马车是要去往什么地方,他之后又有何打算。

目前系统的气运值提醒功能没有新的任务下发,在那之前,她要做的就是先保住他的命。

但想要做到这一点,不仅需要她做努力,娄淮自己也是,毕竟她能用的魔法力量没多少了不说,系统给的系统积分也去了一大半。

“我被诬陷私藏皇袍后遭到了流放,流放地,就是马车即将去往的永寒之城。至于我之后的打算......”娄淮说着,拿下夹着车窗帘的木夹,透过帘子去看快要近在眼前的断崖,眸色深深,“我需要你先帮我一个忙。”

第四章假死

“什么忙?说说看。”左微月顺着他的视线往外望去,外面风雪呼啸,夜色深沉。

不远处就是一处地势极为陡峭,临近断崖的山路。

娄淮收回目光,视线转移到马车前室的位置:“我想让你待会儿在马车经过断崖的时候,解开绑在马匹上的缰绳,让马车车厢带着我坠落下去,制造一个我已经身死的假象。”

这对左微月来说的确不难,因为初级拟态身形下的她无法被看见,只有声音能被听见,不过她不太明白娄淮为什么要这么做。

但不解归不解,她也没有细问,因为断崖已经近在眼前了,她没有时间过多犹豫。

再加上她穿进的是一个权谋书中世界,眼前人又是书中男主,做什么事情肯定有他自己的考量,按照他说的做应该问题不大。

思忖毕,外面传来一阵提醒的声音:

“前面的山路很陡,后面的马车记得放慢速度,小心慢行!”

领头马车的下人叮嘱罢时,左微月已经操控着拟态身形到了马车前室,动手去解绑在马车车厢上的绳索。

待载着娄淮的马车即将经过断崖边,左微月同时拿掉最后一道勾在车厢车身的铁钩,让马匹和车厢彻底一分为二。

车夫经验老道,早在意外突生的瞬间及时跳车,保住了性命。

但后面重量极重的车厢却没办法了,直接在惯性的作用下坠下断崖。

意外来的太过突然,等护送马车的侍卫们反应过来,马车已经消失在无边夜色中。

为首护送马车的侍卫翻身下马,紧皱眉头朝山崖下看。

下面深不见底,夜雾浓厚,这种高度摔下去活下来的可能性定然不大。

沉思片刻后,他下起吩咐:

“你们几个继续往前走,去永寒之城给安王通报消息,就说废太子这边出事儿了。”

“你们几个跟着我即刻下山,娄淮虽已被贬为庶人,但到底还是皇室血脉,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纷纷扬扬的大雪仍旧下着,从断崖的位置一路被寒风裹挟,最终落入断崖半山腰的洞穴内。

洞穴里,左微月正收起一张蓝紫色的巨大毯子。

毯子上镶嵌了不少宝石和金边,看着便华贵异常。

它是左微月从魔法世界带过来的飞天魔毯,方才就是靠它载着她和娄淮从坠崖的马车上离开。

只不过它的能量是由左微月提供,载着他们没飞上多久就因为没有能量快要罢工。

没法,左微月只能操控着它进入半山腰的山洞,暂做歇整。

“便宜你这个麻瓜了,飞天魔毯跟着我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载除了我之外的人。”左微月说罢,看着还在扶着山洞墙壁缓慢活动双腿的少年,又问起他,为什么要让她方才帮那么一个忙。

娄淮一边继续活动双腿,一边回起她:“经过那个断崖后,马车便会一路直下,抵达永寒之城,届时,我那位封地就在那处的兄长娄恒,势必会亲自来迎接。”

左微月看过几本权谋小说,大致能猜出一些原因,问他:“你是怕他发现你本来已经废了的双腿恢复如初,对你产生忌惮?”

一个废了腿的废太子,对比一个身体健全的废太子,哪个更有威胁,不用多说。

以娄淮现在的情况去往永寒之城,确实比较危险,一旦发生些什么,她那剩的不多的魔法力量还有仅剩一半的系统积分,不一定能帮他保下性命。

“嗯,这只是其一。”娄淮停下复健双腿的动作,擦了把额间汗液后转而将戴在右手无名指的玉戒取下,静静注视着它上面带着的新月雕刻印记。

“其二,便是它。”

少女循声望去,发现娄淮说的是玉戒,有些不明白:“和它有什么关系?你是怕娄恒抢走它,连带着将我也抢走?”

她作为戒灵,一旦和人结契,之前她待着的玉戒对她而言就只是一个可以供她休息的地方了,即便没了它,她也能继续待在娄淮身侧。

只因戒灵的先辈有立下规矩,说是除非戒主主动要求解开契约,不然的话就算戒主身死,戒灵也只会认这么一个主人。

左微月将这事告诉娄淮,给他喂了一颗定心丸后,却还是见他摇了摇头。

“不仅仅是这事,更为重要的,是因为这枚玉戒是可以调动西鼎三万黑甲精兵的信物。黑甲精兵中,一人便可抵百人,拥有此物,等同于拥有西鼎一半的军力。”

娄淮磁性的声音融入间或从火堆发出的啪嗒炸响声中,昏黄火光打在他半张昳丽面上,将他凤眸内的野心衬的格外清晰。

他缓步走向左微月,倒映在山洞地面上的影子随着他的靠近越拉越长:

“且,你说想要从我这处得到气运值重塑肉身的话,那我便只能一步步往高位上爬。”

“毕竟,全天下气运最好之人,就是那九五之尊。”

娄淮顿步少女身前,同她视线相对,重新将玉戒戴入无名指:“所以,我若想从一介庶人杀回京城、夺权称帝,那么守住此物,便是第一步。”

也是到了此时此刻,左微月听完娄淮所说,才有了一种穿进权谋书中世界的真实感,真正感受到书中原住民作为皇家子嗣该有的深沉心计。

抖了抖并不存在的鸡皮疙瘩后,她有些庆幸还好她绑定的人是男主,不然要是太蠢她辅佐起来会非常吃力不说,还得时时刻刻帮他想办法保住他的小命。

“原来是这样,正好飞天魔毯存满载着咱们两个人出去的能量还需要七天,这七天的时间用来躲避娄恒追查,应该是够了的。”左微月说着蹲下身子,捡了一根树枝丢尽火势小了些的火堆里。

树枝进去,火势瞬间大了不少,摇晃火光照亮她略带忧色的面:“就是咱们吃喝住的问题还得解决一下,你对永寒之城这边了不了解?”

“尚可,不过你的飞天魔毯不是能量不够了吗?”娄淮有些疑惑。

“那是两个人不够,就我一个人还是能撑一撑的。你要是了解那就好办了,你给我画个地图,把城里最有钱、屋里东西最好的地点标出来,我等明天一早就去弄点东西回来。”左微月说着,用魔法力量幻化出纸笔,递给娄淮。

第五章城主府一行

娄淮寻了个石头当凳子坐下,从她手里接过纸笔,绘制地图时不解问道:

“为何要选最有钱、屋里东西最好的?目前你我只要能够拿到保住性命的东西不就可以了?”

左微月的拟态身形也能感受到冷暖,也会受伤,双手靠近火堆更暖和了些后,口间哈出白雾道:

“本戒灵之前在我家那边向来什么东西都用最好的,早都养成习惯了,总不能因为现在和你这个麻瓜结了契,我就要降低自己的生活质量吧?”

娄淮不论前世还是今生,都是个能吃苦的人,闻言默然片刻后,转移起话题问她:“你家它在何处?你又是为何出现在这里?”

这个问题,娄淮之前便想着问问她了,但彼时因为对她还不信任,以为她是个想要夺他舍的女鬼,就没有付诸行动。

“我家......”左微月想要说是在魔法世界,她是因时空紊乱误入时空旋涡才进来的。

却发现她一生出这个念头,就有什么东西在阻止她一般,根本说不出来。

试了几次都说不出来后,她只能郁闷扯起谎道:“你问的我都不记得了,只能记得我之前大概过的是什么生活,以及重塑好肉身就能回去的事情。”

“至于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醒来后就来了,我也不知道。”

“嗯,我知晓了,这是你要的地图。”娄淮没做追问,将绘制好的地图递到她手里。

地图上,永寒之城城主府的位置被他画了个圈。

“我建议你最好是去这里的摘星院,它的主人是城主三子——司奕的住所。司奕此人虽有视力障碍,但极受城主宠爱,是以院里好东西不在少数。”

左微月接过地图,听完娄淮所说后暗暗记下,将飞天魔毯展开,递到他手里。

而后在身体化作一道流光进入玉戒休息前告诉他,让他裹着它睡觉,免得届时染了风寒,还要麻烦她照顾他。

娄淮接住毯子眸色微闪后,看向指尖玉戒的神色复杂了些,但并未多说些什么,而是用它裹好身子、闭眸烤着火沉沉睡了过去。

......

翌日一早,有关废太子娄淮坠崖身亡的消息传遍永寒之城,一时间众说纷纭,有人说他是遭人陷害,有人说他是金蝉脱壳,根本没死。

但事实究竟如何,无从考据,只因坠下山崖的马车跟着湍急河水被冲走,无法判定他到底死没死。

安王娄恒听完下属的汇报,伸展开双臂,任由婢女帮他更衣系上狐裘斗篷时,垂眸沉声道:“不论他死没死,也只是废人一个了,他那双腿,可是我亲眼看着被敲断的,便是华佗在世也毫无办法。”

垂首等在门口的工部尚书蔡学良闻言拱手附和:“那便恭祝安王殿下距离太子之位更近一步了,不过下官以为,废太子的尸骸还是得尽快找到才是,毕竟斩草需除根,免得春风吹又生。”

“蔡司空,什么时候本王要如何做,还需要你来教了?”娄恒抬起三白眸看向蔡学良,语气虽极为平淡,却无端给人一种压迫感。

蔡学良吓得额间冷汗直出,当即跪下,语气惶恐:“是下官僭越了,殿下息怒。”

娄恒冷哼一声,从婢女手里接过暖手炉,看向外头还在纷扬下着的雪势,抬步往外走:“走吧,去城主府,会一会那个司家三公子,看看他是什么态度。”

......

辰时三刻,清晨雾气未消,左微月便乘着飞天魔毯,顶着风雪一路到了永寒之城城主府。

今日一早听完娄淮所说,她大致知道,这个永寒之城和魔法世界一千年前的南极和北极差不多,一年只有一个季节,那就是冬季。

这种气候恶劣的严寒之地,不仅是西鼎用来流放罪臣的不二之选,也是一块没有完全得到西鼎皇室管辖的地方。

具体原因,说是这个永寒之城的初代城主手段了得,靠着城中的丰富矿产资源发家后,利用其聪慧结识笼络了不少势力,人虽是在永寒之城,可手却早已经伸向整个西鼎,几乎掌握了西鼎一半的经济资源。

这么一个背景下,左微月已经开始期待这城主府里的东西到底有多好。

飞天魔毯被她施了隐匿魔法,没法被人看见,她握着手里被风雪吹的飘飞的地图,将目光锁定西南方向、栽种满一大片不知名蓝叶林子的地方。

“应该就是这里了吧?”左微月操控着飞天魔毯降到低空,离近了些后看清门匾上写着的“摘星院”三字,才确定她是来对了地方。

为了不浪费她给飞天魔毯存储的能量,左微月直接从魔毯上下来,大摇大摆从值守的侍卫身前走过,带过一阵冷风。

“嘶......我怎么感觉有什么东西过去了?”

“胡说什么呢?我连个人毛儿都没看见。”

侍卫们的交谈声随着左微月往里走的步子渐渐小下,她的目的很明确,找到这个院子主人的榻室,拿一些被褥之类的东西,再弄点吃的和喝的回去。

只是这摘星院实在太大,她进来之后第一眼看见的并不是屋子,而是假山和池塘,还有一大片树叶为冰蓝色的林子。

偏偏这时候院子里的寒风还在呼啸吹着,冻的她鼻头发红,整个人处于一种透心凉状态。

正想着要不要先找个地方御御寒,就见两名婢女分别端着一个托盘过来。

托盘里放着的竹编饭捂子虽然合着,可从里面散发出的香气却无法被挡住。

左微月昨天到现在就吃了几块娄淮从马车上带下来的硬糕点,闻着这股味儿,整个人的魂都被它勾住。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跟着两名婢女进了一间宽敞暖和、点着梨花熏香的清雅屋子。

“巧姐姐,东西就直接放这儿吗?不等三公子过来?”

“嗯,三公子眼睛多有不便,一般不喜用膳时有人在场。”

两名婢女话落,很快沿着进来的路折回离开。

左微月饿到不行,等两人走远后直接揭开饭捂子的盖子。

看清里面放的是灌汤包后,瞬间口舌生津,拿起筷子就开始吃。

“吱呀.......”少女吃的正尽兴时,从屋子侧面进来一位双目无神,手持玉色盲杖,看上去约莫弱冠之龄的青年。

“咳咳......”

左微月听到这道轻咳立马意识到是有人来了,赶紧放下筷子将盖子盖好,扭头去看声音来源。

第六章司奕

出现在门口的青年身着一袭冰蓝色修身长袍,肩披同色系狐裘斗篷,三千如瀑青丝仅用一支玉制的簪子束住,只余留两缕鬓发垂落肩头前。

其中一缕,在门口风势的吹拂下打上他那张玉面。

他那双像是自带忧郁气质的瑞凤眸察觉至此,微微顿了下目光,而后伸出白皙到能看见青色血管的大手,将那缕鬓发理好。

这期间,一声轻咳再次从他薄唇间溢出,那副看起来有些瘦弱的身子也因此轻颤了几下,配上他手里执着盲杖一边走一边小心探路的模样,十分容易让人心生怜悯之情,对他放下防备。

若能用词语来形容他,清风明月,不染纤尘二词足矣。

这应该,就是娄淮给她说的永寒之城城主三子——司奕了。

只不过她没想到这厮会是这么一个看起来跟病美人一般的人物。

打量间,左微月看着司奕连走个路都有些艰难,又瞧了一眼本该是人家早膳,却已经被她吃了一半的灌汤包,突然有点心虚,心下不自觉生出一种她在欺负老弱病残的错觉。

但很快,她那还未完全吃饱、开始咕噜叫的肚子让她摒弃掉这股错觉。

她借着司奕看不见的便利,小心拿起筷箸,将剩下的半个灌汤包都吃进肚中。

为了不让他发现少了一样早膳,还将放在另一个蒸笼里的小笼包弄了几个用以填补灌汤包蒸笼里的空缺。

做完这一切,她才拿起桌上婢女给司奕备着的帕子,擦好手和嘴后往屋内像是榻室一样的地方去,打算先找几床能拿走的被褥和枕头用。

毕竟一直让她的飞天魔毯给娄淮这种麻瓜当保暖的工具,娄淮愿意,她还不愿意。

再加上昨晚就借他用了一宿,今天她上去坐的时候,就发现魔毯上沾上了一股浓郁的竹香。

时间再长一点,那还得了,她才不想让自己的东西带上一股男人的味道。

思忖间,司奕的榻室近在眼前,左微月遂收起思绪抬步踏了进去。

甫一进去,第一时间让她感知到的便是一股淡淡的栀子清香,好似在司奕方才靠近了她一些时也有这股味道。

入眸的榻室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奢华,除却宽敞整齐的床榻外,便是一些梨木桌椅,外带几盆摆放在窗台处的不知名花束盆栽。

整体给她的感觉,素雅整洁,一如司奕这个人一般。

“多余的被褥应该放在柜子里吧?”少女喃喃间,收回打量的视线,伸手轻着动作去拉离她最近的一个梨木柜子。

柜门打开,果不其然,好几床整洁的被褥叠放整齐,静静被摆在里面。

她上手摸了下,选了两床比较厚的被褥后收进狗币系统留给她的电子背包。

只是在找枕头的时候,她发现这柜子里只有一个较大的鹅毛枕,没有多的。

没办法,只能先将这个收了起来。

做完这些,她不忘翻找了一下别的柜子,找到几瓶基础的金疮药、风寒丸之类的收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一番翻翻找着下来,已经是两刻钟过去。

左微月在魔法世界的时候从来没做过这种小偷小摸的事情,是以肯定不能空手将东西带走,而是唤出飞天魔毯,咬牙从它上面扣了几颗蓝宝石下来,放在木桌上,权当是用来买这些东西的报酬了。

基本物资“采购”好,就只剩下吃食的问题,等她出来的时候,司奕刚好吃完,剩下了少说一大半的早膳。

左微月凑近看了下,发现剩下的基本上没被司奕动过,看着还挺干净,便在他起身用盲杖探路、寻热茶水喝的时候拿了个蒸笼,偷摸将剩下的膳食都装了进去,放进系统电子背包。

本来这些小东西她其实完全可以靠狗币系统给的积分买,但日后要用到积分的地方肯定很多,她想着最好还是把积分花在刀刃上,这才做出来永寒之城城主府扫荡一番的决定。

小说《渣了偏执反派后,我跑路失败了》 执念与偏心第23章 试读结束。

《渣了偏执反派后,我跑路失败了》网友点评

裸钻:又是一本难得的好小说,一方朔漠的叙事风格是我喜欢的类型,内容比较饱满,左微月娄淮的故事很有趣,希望能一直更新下去

女中豪杰:这本小说很好,风格轻松,又不套路低俗,但是感觉发展路线会有点无聊,建议一方朔漠在文学这方面在多一点点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