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太情深,铁血太后亦难负》谢南烟秦煜无广告在线阅读

世子太情深,铁血太后亦难负

世子太情深,铁血太后亦难负

作者:佚名

主角:谢南烟秦煜

精选的一篇古言甜宠文章《世子太情深,铁血太后亦难负》,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谢南烟秦煜,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作者佚名,文章详情:容萱脸色一变,飞快地拉住谢南烟从半掩住的窗口跳了出去,来到院子里,却见整座屋舍已经被火……...

世子太情深,铁血太后亦难负

《世子太情深,铁血太后亦难负》小说试读

第二天,也是这次秋猎结束的最后一天,按规矩皇家要将得到的最好的猎物祭奠天地祖宗,祈求大秦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能参加这场祭奠的只有男人,女人是不允许去的,小团子虽然年纪小,但却是皇家庶长子,所以也必须要参加。

因此谢南烟早早就起来,让奶娘给小团子喂好奶,待一切收拾妥当后,这才前往秦煜的帐篷,亲手将小团子交到他手上。

这次秋猎事情一件接一件,谢南烟现在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不敢相信任何人。

若不是祖宗规矩女眷不能参加祭奠,她甚至想亲自带着小团子去。

可惜规矩就是规矩,连身为皇上的秦煜都不能轻易改变,更不要说她这个小小的嫔妃了。

“皇上,嫔妾在这里祝您一切顺利。”谢南烟依依不舍地看着被秦煜抱在怀里的小团子。

小团子见谢南烟在看她,也向她探出手:“哇妃……抱……”

“今儿个你好好跟着你父皇,要听话知道么?”谢南烟点了点他的小鼻子,叮嘱道。

小团子得不到亲娘爱的抱抱,扁了扁小嘴,乖乖地趴在父亲的怀里。

眼见时辰差不多了,秦煜便带着小团子往猎场的祭坛走去,谢南烟在后面依依不舍地目送他们离开,这才回了帐篷。

秋猎祭奠是皇家大事,其中过程复杂繁琐,一场祭奠从开始到完成差不多要三个时辰,如此长的时间,就算是大人也有点难熬,更何况小团子才几个月大。

谢南烟心里担忧,却又无计可施,只能按下心中的焦虑,默默等待。

没了小团子在,感觉帐篷里冷清了不少,叶兰等人也有点不习惯。

“没有主子在身边,也不知道小主子会不会哭闹。”叶兰担忧地说道。

“皇上会照顾好他的,”谢南烟抿了抿唇,说道:“到底父子连心,旭儿还是喜欢他父皇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孕期的时候听多了秦煜的声音,小团子出世后对秦煜也特别亲近。

与秦煜在一起,谢南烟倒是不担心安全,她只怕时间长了,小团子会哭闹。

虽然孩子小会哭闹也是正常,可那毕竟是祭奠大典,她可不想某些居心叵测的人利用小团子做文章。

活过一辈子得到她,可是知道宗室对皇位虎视眈眈,小团子的存在,就是那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上辈子秦意以十五岁的年龄打败众多宗室之子,顺利被秦煜过续,并且在秦煜死后顺利续承皇位,这辈子他会因为小团子的存在轻易放手吗?

谢南烟觉得不会。

宗室的狼子野心已经不是一天两天,想要他们彻底放手这块到嘴的肥肉,根本就不可能。

秦煜作为皇帝对此也并非一无所知,只是他暂时无能为力罢了。

想到这里,谢南烟不由叹了口气。

上辈子她躲在冷宫,因此才能顺利将儿子养大,这辈子离开了冷宫,却招惹了更多的是非。

她的敌人并非只有虎视眈眈的嫔妃,还有她们身后的各种错综复杂的势力,甚至还有宗室。而为了儿子,对这一切她不能退缩只能迎难而上,如此才能够为了儿子走出一条康庄大道来。

第168章玉佩

祭奠顺利结束,但秦煜的脸色却有点古怪,谢南烟接过小团子一摸,不由笑了。

原来小家伙尿了,虽然被层层的布裹住,可还是尿湿了龙袍,难怪秦煜的脸色会如此奇怪。

“你呀,就是顽皮,你平时想要尿尿不是都哼哼的么?今儿为什么不叫?”谢南烟拍了拍小团子圆墩墩的小**。

“哇妃,呜啊哇哇……”小团子委屈地告状。仿佛在说他哼了好几声呢,只是父皇不理他,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谢南烟忍不住失笑,捏了他的小脸蛋一把,说道:“你这个小猴精儿,你可把你父皇害苦了。”

见母子二人笑闹成一团,秦煜摸了摸鼻子,说道:“倒也不能怪他,是朕没有注意到。”

祭奠顺利完成,秦煜的心情很不错。

“皇上快去梳洗罢,一股子怪味可别被自个儿熏着了。”谢南烟笑道。

看着秦煜有点狼狈地离开,谢南烟这才抱住小团子回了帐篷。

这小家伙尿了一身,这会正不舒坦呢,得给他洗洗。

秋猎随着祭奠的结束,也彻底落幕,下午众人便开始拔营回宫。

……

三天后,皇觉寺。

这日主持如空大师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不知施主来找老纳,可是有什么事?”如空大师慈眉善目地看着来人。

来人是一个容貌普通的中年人,只见他从怀里掏出一块缺了一半的玉佩递给如空大师,问道:“大师可还记得这块玉佩?”

如空大师的目光落在玉佩上,顿时瞳孔微微一缩。

“不知施主这块玉佩从何而来?”不愧是修炼有成的大师,不过转眼间,如空大师的脸色就恢复如常。

“大师放心,玉佩的主人现在很安全。中年人淡淡地说道。

“不知施主想要老纳做什么?”如空大师并没有因为中年人的话而放松,反而越加戒备地看着他。

“大师不必害怕,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只要你在适当的时候出来说几句话便可。”中年人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一张字条递过去。

如空大师接过字条,仔细地看了一眼,对中年人冷冷地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大师菩萨心肠,为了普渡众生连自己的亲生骨肉也不顾,实在是令在下心生佩服。”中年人脸色不变地笑道。

“你……”如空大师脸色微变,顿了顿,才咬牙说道:“你们到底要如何,才肯放过他。”

“在下说了,只要大师按主子的吩咐做事,令朗自然会安然无恙。”中年人淡淡地说道。

如空大师眸中闪过一丝挣扎,他早已出家多年,世俗的一切本不应再理会,可那却是他在世俗中唯一的亲生骨肉,他无法做到放任不管。

谁会知道呢?大秦大名鼎鼎的如空大师,皇觉寺的主持,竟然在年轻的时候爱上一个妇人,并且与那妇人苟且产下一子。

当年在妇人产子后,他便深觉自己做错了事,可事已至此,他也无可奈何,所以他便留下半块玉佩作为物证,并叮嘱妇人日后遇到难事可以来皇觉寺寻他。

第169章妥协

他留下玉佩不过是因为一时不忍,可他没有想到这块玉佩会落到别人的手上。更没有想到这块玉佩成为对方要挟他的把柄。

“你们……到底是谁?”如空大师问道。

“这就不劳大师费心了。”中年人冷笑道:“我劝大师最好不要做傻事,否则不但令朗性命难保,就连大师也会遗臭万年,若是不信大师可以试试看。”

如空大师颓然地垂下头,沉默不语。

中年男人只是悠闲地喝着茶,并没有心急的意思。

过了良久,如空大师才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老纳会按施主的吩咐去做,只是这块玉佩施主能不能先还给老纳?”

在唯一的血脉和自己的名誉的威胁下,如空大师终究是选择了妥协。

“在下便知大师并非迂腐之人。”中年人笑道:“我家主子说了,只要大师办妥此事,到时玉佩自然会奉还,就是令朗也有享不尽的人间富贵。”

“阿弥陀佛。”如空大师垂下眼眸,念了一句佛号。

“既然如此,在下便先告辞了,只希望大师日后不要食言。”中年人很干脆地站了起来,告辞离开。

如空大师神色莫测地看着中年人远去的背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呐呐道:“弱小的紫微星如今渐渐成势,本来已吸取龙气的贪狼星却不甘放手,二星之争已经无可避免,阿弥陀佛。希望佛祖保佑,我皇觉寺日后香火鼎盛,老纳也不必成为罪人。”

西伯侯府。

西伯侯坐在案台后,淡淡地问道:“事情可成了?”

回话的人赫然是在皇觉寺威胁如空大师的中年人:“侯爷放心,属下已经将事情办妥。”

“那就好,”西伯候颌首,冷笑道:“如空那老秃驴最是精明,若不是本侯多年前偶尔知道这件事,他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妥协。”

“侯爷英明,那老秃驴确实不情愿,不过在属下的威胁下才不得不妥协。”中年人笑道。

“大皇子虽然年幼,但这诸位之争已经开始……”西伯侯呐呐地说道,眸中却亮得惊人:“娘娘非是池中之物啊……”

虽然都是女儿,但比起庶女,西伯侯是更看重嫡女的,毕竟庶女在府里的时候除了容貌出色,其他的平平无奇,甚至表现得十分懦弱。

西伯侯自身便是一个精于算计城府深沉之人,对于懦弱的人自然是看不上眼,却没想到他精明了一世,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在他眼里唯唯诺诺懦弱无用的庶女,在进宫后却大放异彩,不但顺利诞下皇长子,还凭着自身的本事一举坐上了妃位。

他膝下两儿四女,他本以为嫡女最像他,所以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嫡女身上,却不想最像他的人竟然是他从来没放在眼里的庶女。

刚柔并济,果敢隐忍,该出手的时候就出手,并且一击必中,任如城那老家伙再狡猾如狐,也不得捏着鼻子告了罪。

想到秋猎上发生的一切,想到如城难看的面色,西伯侯只想放声大笑。

真是太让人畅快了。

第170章杀意

“娘娘确实是女中豪杰。”中年男人笑道:“如嫔是如城那老东西花费了无数心血培养出来送进宫的,目的便是想争夺后位,却不想毁在娘娘手中。”

“如城那老东西长得不怎么样,想得倒挺美,奈何被女儿拖了后腿,”西伯侯冷笑道:“那如嫔小小年纪却心狠手辣,她敢对娘娘和大皇子下手,仗的便是相府的势。还好娘娘心思缜密,才没有着她的道。”

“如嫔被剥夺份位打进冷宫,相府恐怕会恨上娘娘。”中年人有些担忧地说道。

“那又如何?他相府势大,我西伯侯府也不是吃素的,自古诸位之争就没有不流血的,有了娘娘和大皇子在,侯府想要独善其身根本不可能。”

“现在皇上还年轻,大皇子也太过年幼,恐怕……”中年人有些担忧。

“本侯的外孙自出生那日起,就注定了未来要走的路,不管是侯府还是娘娘,都没有第二条路可走。至于皇上……”西伯侯眸中闪过一抹奇异的光芒:“哪怕好好养着,也不过是十来年的功夫罢了……”

中年人心里一惊,道:“侯爷是说……”

“这本是皇家秘密,可本侯自幼时便跟在皇上身边,皇上十岁的时候,受过重伤,并因此有碍寿数,此事在表面上只有林院正知道,但其实不轮是本侯还是宗室,其实都心知肚明。”

说到这里,西伯侯冷笑道:“不然你以为之前宗室为何会逼皇上过继子嗣?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娘娘会怀孕,并成功生下大皇子。如今大秦有了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宗室的美梦可就破碎了。”

中年人听了此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难怪在大皇子没有出生的时候宗室步步紧逼,甚至不惜激怒皇上。”

“因为无子,皇上这些年来对宗室太过放纵,如今导致宗室势大,皇上如今后悔也太迟了。”西伯侯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娘娘如今在宫中如覆薄冰,宗室不可能会轻易放弃,而且娘娘能生下大皇子,也给其他世家带来了希望,毕竟娘娘只是庶女出生,在地位上要比其他嫔妃矮上一截。”

“娘娘确实不易。”中年人叹道。

从一个小小的庶女爬到如今的妃位,无论是心计还是手段都是缺一不可。

“所以本侯会成为娘娘最大的后盾。”西伯侯淡淡地说道。

“可是夫人那边想要将四小姐送进宫……”中年人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

“敏儿是个聪慧的,自然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若是她心大了,也得看她有没有娘娘那样的本事,若有那个本事,自然也不必本侯费心。”西伯侯冷笑道。

“四小姐虽然不情愿,但夫人以死相逼……”没有女儿不心疼母亲,侯夫人以死相逼,恐怕谢敏最后还是会妥协。

“她既然自寻死路,那便成全她罢,如此也好向娘娘交代。”西伯侯眸中闪过一丝杀意,脸色淡漠得仿佛不是在说相伴多年的妻子。

小说《世子太情深,铁血太后亦难负》 世子太情深,铁血太后亦难负第47章 试读结束。

《世子太情深,铁血太后亦难负》网友点评

爱你是孤单的心事:夸一夸作者佚名太太的笔法,平平无奇中诙谐灵动!家长里短中意蕴深刻!张扬奔放时分寸不失!

深巷少女:没写过书评,《世子太情深,铁血太后亦难负》这本书是我心里难得的神作了,不像那些nc爽文事事都写的完美,对人性的描写很真实,没有满屏幕的装犯和nc,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自己的意难平,对仙的向往,对道的追求,有自己的遗憾,就是这份遗憾给与的真实感构成了整个世界,我心中的神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