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行千里母担忧

看了一期《奇葩说》,深有感触,这一期的辩题是:
生活在外地,过得开不开心要不要和父母说?”

不从辩论的角度,从为人子女的角度说一说。尽管我没有在外地学习或生活的经历,但就我而言,与父母分享自己的事情,开心的也好,烦心的也罢,都是很有必要的。

Read More.

何大仙

和同寝室的一个同学聊天,他谈到他们家乡那边的一些事。他觉得现在很少有人在乎宗族关系,重视宗族文化,但他们家那边不一样,那儿大多数人姓李,同姓的人经常按辈分称呼,很少直呼其名,对于这个,我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宗族文化保留到现在,优缺共存,各地文化风俗不同,有人淡漠有人重视罢了。
Read More.

我谈品牌货

在杂志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

奢侈品是给穷人用的,富人用的不叫奢侈品,而是日用品。

在理吗?我觉得有理。富人用惯了贵的东西,再贵点也无所谓了,而穷人不一样,他们攒半年甚至一年的工资才买得起的东西,那不叫奢侈品叫啥?

我可以这么说吧,我在上初一之前,对品牌货、杂牌货没有任何概念。小时候没用过什么电子产品,唯一的一块电子手表都是我妈在街头两元店买的,蓝色的,用的还挺久。而买衣服买鞋子,那时候(10年前)哪有现在这么多的品牌童装,况且我爸妈那时候工资也不高。仅仅只是我妈指着这件那件衣服问我,喜欢不?喜欢。穿着舒服不?舒服。差不多就买了。六年级的时候,休国庆节,在我姑姑家住了几天,穿回了一双我哥新买没穿多久就穿不下的鞋子回来了,穿了大半年我才知道那是一双几百块的特步运动鞋。

Read More.

完美的强迫症患者

我怎么感觉我是完美主义者和强迫症患者的结合体?

晚上在整理政治知识结构,在笔记本上列思维导图,只需几个小框框,几条线几句话就可以完成,我却做得十分墨迹,且听我慢慢道来。

做这种东西,必须得认真对待,以后复习还用得上。So,我先用铅笔写了个草稿,居然写了不止一遍。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好吧,是半个),思维导图总得画得好好的。知识点写错了,擦掉重写,写少了,补上;再用黑色水性笔描一下。得,和写天书一样,鬼画桃符,字写得潦草了点,只有我自己看得清,的确是半个完美主义者。

Read More.

Chaos:很烦,感觉人生达到了高潮

最近很烦,感觉脑子“chaos”。

莫名其妙。特别抱怨学校的放假安排。正常的一个月休一次双休假,我们能接受,毕竟以前三个礼拜放一次,现在晚一个礼拜而已,麻木了。但是,学校连国家规定的法定节假日都当做不存在。临近清明,老师给我们下了定心丸,下次放假时间,4月23日,高三二模之后,心凉了。看到新闻上说,今年五一有四天小长假,我们应该也是无缘了。

Read More.

Welcome To Blog!

我们从未停止思考,我们从未停止写作。
独立博客一直都在,Blogger一直都有,用心写作的人,有许许多多。用心写博客的人,我们看在眼里。

Read More.

跌跌撞撞:博客一周年

跌跃撞撞,磕磕碰碰,转眼间我这个小博客迎来了它的一周岁生日,过得真快,转眼就是一年365天。2018年3月17日,我处于高一下学期,2019年3月17日我处于高二下学期。

自从接触了网络,在此之前,我没有一个网站顺顺利利坚持了一年,做到一半扔掉一大群,扔掉后又捡起来又丢掉……这个博客,是空前的,坚持了一年,我相信还会有未来。我玩游戏都没有如此有毅力,或许这便是我在网络上“生活”的最好方式吧,找到了属于自己、自己也喜欢的方式,挺好的。

Read More.

又去了一趟医院,居然还是儿童医院

早在2017年暑假就发现我左耳朵有嗡嗡嗡的声音,在学校医务室看了下,说是发炎了,开了点西药给我,但是吃了之后没效果。八月初的时候在我们这的县医院看了下,据说是中耳炎,不过县医院信不过,就又跑去了市医院,总共去了两次,做了CT,做了听力测试,不是中耳炎,是神经性耳鸣,同样开了点药。However,直到现在,左耳朵还是有那么点嗡嗡嗡的声音,我妈担心,我倒是有点无所谓,觉着就是压力太大引起的。昨天晚上就打了请假条回了家,今天去了隔壁长沙的医院。

Read More.

1 2 3 16